神湊輕小說文庫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收藏本書 GGO論壇 求書頻道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無可挑剔的戀愛喜劇(讓人無法抱怨的愛情喜劇) 第七卷 After Story Phase1

    說到大學四年級,就難免提起求職。

    升學、繼承家業,抑或留學海外——等等例外雖然存在,但對于即將畢業的廣大學生而言,對工作之處的確保仍是一道無可逃避的難關。

    “能否拿到內定。”

    “那家企業的面試有著這樣那樣的傾向。”

    身著求職西裝,因瑣碎之事而忽喜忽憂的求職戰士們手把廉價酒以相談,是這個國家足以與賞櫻和賞煙花相提并論的應季之景。

    “不過我倒是個例外呢。”

    正將特等牛肋排放在炭火上炙烤的神鳴澤世界豪言道:

    “我是神鳴澤家的當家,已然是一方雄主,注定擁有以美酒、雪茄、書卷為友,坐擁萬貫家財,悠然自得地生活下去的未來。提到工作的話,充其量也就只有出于愛好而插手慈善事業的那種程度。”

    “我也是個例外啊。”

    正用筷子攪動著生拌牛肉的桐島春子表示了同意:

    “自家的制藥公司本期也業績良好。增收、增益、增配,股價也一直呈上升趨勢。在這種即使置之不理資產也能增加的狀況下,不論事態如何變化,我也不至于食不果腹呢。話雖如此,掌控政治經濟領域正合我的興趣,我自己也沒有悠然自得地生活下去的打算。要不要也試著創辦一下風投企業呢?”

    “對我來說,那本就是與自身毫不相干的話題。”

    正在確認錫紙烤大蒜做得好壞的千代微笑著說道:

    “畢竟我已經定下了永久的工作之處了啊。我今后也將作為主人的女仆繼續發揮自己的作用。不過由于我正擔任講師的大學向我懇請說會將我推薦為教授,請我不要辭職、繼續留任,所以我要是樂意的話,說不定在空閑時繼續從事研究工作也不錯呢。可如果要是厭倦了的話就會辭職就是了。”

    “也就是說我們被排除在外了。”世界喝了一大口生啤酒。

    “真是無聊呢。”春子用冰消除著竄上燒烤網的火焰。

    “少了份人生的樂趣啊。” 有些困擾的千代為烤毛肚翻了個面。

    三人一齊嘆了口氣,就好像在炫耀一樣。

    “……你~們~這~些~混~蛋~!”

    哀怨之聲來自正吃著肝臟刺身的小巖井來海。

    “各位的發言是什么意思呢?是在嘲諷還沒定好出路的某人嗎~?啊~?哦~?”

    “說話別像個小混混一樣啊,來海。也就是沒定好出路而已,不也挺好的嘛。”

    “對啊,來海。我們還年輕,將來機會要多少有多少吧。……不過,比你還要年輕的我姑且已經決定好出路了呢。”

    “要不要試著申請一下研究生?我可以幫您向教授會美言幾句,所以無論想選哪個研究室都行哦。多啃幾年老之后再去找工作也不失為一個選擇。……不過,那種仰人鼻息的人生,我是敬謝不敏呢。”

    東京都內二十四區某處的一家烤肉店。

    這家集便宜、快捷、美味于一體的大眾店因店內的男女老少而熱鬧非凡,天花板上漂著炭火烤肉的煙霧。

    “大家久違地齊聚一堂的確是一件好事啦。”

    來海一口氣喝干杯子里的酒,滿嘴酒氣地說:

    “但和話里帶刺的同伴不同,我可是惶惶不安啊。你們這些家伙一個個都早就決定好了出路,另一方面,我卻要繼續在荊棘之路上前行,這也太沒天理了。我敢肯定,神明在這世上是不存在的。”

    她用筷子將剩下的肝臟刺身一并撈起,一口將嘴里塞得滿滿當當,同時說道:

    “啊,服務生,麻煩再來一杯涼日本酒!”

    “好嘞,涼日本酒一杯!”

    服務生精神頭十足地應了一聲,麻利地端來了一杯酒。

    “話說,世界和春子為什么都穿了求職西裝呢?你們的出路都已經定好了吧?”

    “因為我也參加了企業的面試啊。”

    世界一邊給五花肉撒上鹽,一邊說道:

    “與他人穿著打扮得一模一樣,為了同樣的目的而拼命奮斗,這樣的經歷也就只有現在才能體驗得到,所以我不可能放過這個機會吧?從參觀企業這個意義上來說是很有趣的,面試這個活動本身也很有意義。因為通過宣揚自己的能力來打動對方的這種行為,正是一種重新審視自己的作業啊。哎呀,真讓人興趣十足。我特別中意面試。”

    “也就是說,你是懷著光看不買的顧客般的心情去求職的嗎?”

    “說的真難聽啊。要是有任意一家企業能讓我由衷地對其感興趣,充分地發現其中意義的話,我也不會吝于去領取他家的工資吧。”

    “真是高高在上啊……春子也是這種感覺嗎?”

    “嗯,是這樣的。”

    春子一邊給牛舌加上檸檬,一邊說道:

    “那對于解決實際問題很有幫助哦。能讓我以應屆畢業的求職者的立場來看待其他企業的機會,大概是過這村沒這店了。我身為企業經營者中的晚輩,自然不會放過如此珍貴的機會。還有就是,隱藏身份與下等人交往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哦。水戶黃門之類的胡鬧將軍的心情,我還是能夠理解的。”

    “嗬~嗬~,能讓您跟我扯皮真是感激不盡啊~。”

    來海一面口出惡言,一面說道:

    “這兩個人我算是搞懂了。那千代小姐呢?你為什么要穿著求職西裝?”

    “我這只不過是單純的Cosplay。”

    千代一邊確認烤蔬菜的火候,一邊漫不經心地說道:

    “我看諸位都在享受求職這個活動,自己也想要體味一下那種氣氛了。因為被同伴排除在外是很寂寞的。”

    “你也考慮一下現在正被同伴排除在外的我的心情啊!?”

    來海喊叫道。

    她一邊嚷嚷,一邊指了指燒烤網上的牛舌:

    “對了,我其實是不會給牛舌加檸檬的那類人。你能不能不要擅自把它加進去啊,春子?”

    “不給牛舌加上檸檬,就好比漢堡包里不放肉餅一樣。光吃兩片面包有什么意思?”

    “我有我自己的作風。要我說,給牛舌加上檸檬什么的,就跟在熱乎乎的白飯上澆上醬汁來吃一樣。那是邪道啊,邪道。牛舌加上鹽就夠了。不承認異議。”

    “順便一提,來海,醬汁拌飯的文化是存在的哦。”

    “真的假的?”

    “在米飯上放滿黃油,等黃油融化得剛剛好的時候,迅速澆上醬汁。”

    “噫~~,好惡心!?那什么呀,飯都變得難吃到讓人懷疑自己味覺的程度了啊,難得吃上美味的烤肉,別讓我聽到這種事情啊,噫~~!”

    “嗬嗬,你是要挑戰意外喜好庶民口味的桐島春子我嗎?想吵架我奉陪哦?”

    “兩位,說起作風。”

    世界從旁插嘴道:

    “烤牛舌的時候更換燒烤網是常識吧?如果不在沒有污漬的嶄新燒烤網上炙烤的話,就沒法享受牛舌纖細的味道了吧?只是考慮到兩位的那點兒教養,溫柔的我才一直保持沉默……”

    “那也太神經質了。”來海說。

    “也請考慮一下店家的成本,會給人添麻煩的。”春子說。

    “別胡說八道了。”

    世界皺起眉頭,一邊猛喝生啤一邊說道:

    “為了能做出合格的料理而接受正當的服務有什么不對的嗎?兩位才是,擅自加上檸檬什么的,只放鹽就好了什么的,論點也偏得太遠了。你們連燒烤的完成情況才應該是最大的爭論點這么根本的道理都不懂。你們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嗎?是燒烤店吧?”

    “順便一提,就我個人而言。”

    連千代也摻和了進來:

    “我認為牛舌不加鹽或者檸檬,而是蘸著蘸料吃才是最美味的。”

    “沒有那回事吧。”

    “沒有呢。”

    “沒有啊。你的話也太莫名其妙了,千代。”

    “感謝各位不失時機的圍攻。”

    她微笑著反駁道:

    “但是我也有著自己堅定不移的主義和主張哦?說來,蘸料正是烤肉的生命,因為這種美味十足的液體只有用‘注入了烤肉店靈魂的杰作’才能形容。極端地說,因為只要出錢,無論何地、無論何人都能買到美味的肉,所以只要備好備長炭和七厘炭爐,就算在家里也能烤出美味的烤肉吧?那么烤肉店之所以為烤肉店,其獨道之處又在哪里呢?直截了當地說,那就是蘸料。一子單傳的秘藏,自開店之時繼承下來,擔負著店家的歷史與傳統,成為客人來店里的最大理由的,正是蘸料。不徹徹底底地將蘸料品嘗一番,還來什么烤肉店呢?回顧烤肉的歷史,對人類來說最原始的料理——”

    “喂~。你說的好啰嗦啊,千代小姐。”

    “是不小心碰到什么開關了嗎?”

    “嗯。偶爾會踩到這家伙的地雷呢。”

    “不過,是異端者呢。”

    “嗯嗯,是異教徒呢。”

    “這種有特殊癖好的人放著不管就好了。”

    “好膽量啊,諸位。”

    千代朝竊竊私語的三人大喝一聲。

    “我明白了。那么就開戰吧。哪一種主張才是正確的,何不靠拼酒來決一勝負呢?”

    “誒~?決一勝負~?”來海皺起了眉頭。

    “我們都已經是大人了。”春子不以為意。

    “沒錯沒錯。你也太沒大人樣了啊,千代。”世界附和道。

    “三對一。”

    千代右手豎起三根手指,左手豎起一根手指。

    “我加上一個不利于自己的條件吧。因為我與諸位之間的水平差的可不是一星半點兒啊。如果三位能將我灌倒,那么就算作諸位的勝利,如何?”

    “不不不。”來海說道,“你不要那么亂來嘛。”

    “我一人與在座的三人來決一勝負,此處應該不會有在這種條件下也不敢接受比試的膽小鬼吧?”

    “不不不。”春子說道,“這跟是否膽小沒關系吧。”

    “若是不接受比試的話,今后的一生中,諸位都不許就著蘸料以外的調料吃牛舌。這樣也沒關系嗎?”

    “喂喂喂。”世界說道,“別說醉話了。說到底,這么低級的挑釁我們可不會上鉤。”

    “那么要賭上優樹大人嗎?”

    千代說道。

    “贏下這場拼酒的人,今夜可以對優樹大人為所欲為。這個條件如何,諸位?”-

    當遲到的優樹到達之時,店內已然淪為了戰場。

    “……我說你們啊。”

    優樹一邊松了松求職西裝的領帶,一邊說道:

    “有點喝過頭了吧。這不是已經完全喝醉了嘛。”

    “耶~咿!優樹大人,耶~咿!”

    千代最先抱了上來。

    “耶~咿!優樹大人來的真慢啊,耶~咿!”

    “這是也沒辦法的吧,因為我剛面試完回來。說到底,我一開始就聯系說今天會晚到了……話說回來,這是什么情況?明明說是要在物美價廉的烤肉店里大家心平氣和地報告今后的出路,怎么就把我拋下擅自喝得爛醉如泥了呢?請你說明一下,千代小姐。”

    “耶~咿!比起那種事,請您先自罰一杯遲到酒,耶~咿!”

    千代無視了他的話,往他的玻璃杯里倒上了酒。

    她倒的既不是啤酒也不是碳酸酒,而是白酒,酒精度數50%。

    “……你認真的嗎?”

    “耶~咿!我從來就沒有過不認真的時候哦,耶~咿!”

    優樹很清楚醉鬼的生態,并且他這個人絕不會說不。

    所以他秒干了那杯酒,喉嚨傳來了劇烈灼熱。

    “喲!不愧是優樹大人!”

    “好,那這回輪到你了哦,千代小姐。我幫你把酒倒上,請接下這一杯。”

    “嗯,我當然會接下。咕咚咕咚……噗哈~,真好喝!酒最棒了!耶~咿!酒最棒了!耶~咿!酒最。”

    這時,千代就好像電池沒電了,以笑容滿面、手把酒杯的姿態凝固住了。宛如被瞬間冷凍了一樣。

    “……好了,剩下的人給我說明一下吧。”

    優樹嘆著氣坐在了座位上,一邊給自己重新倒了一杯啤酒,一邊問道:

    “千代小姐這高漲的精神狀態是怎么回事啊,角色形象再怎么改變也要有個限度吧。你們到底讓她喝了幾杯啊?”

    “哎呀,記不得了啊。”

    正在對瓶吹威士忌(業務用4-瓶)的世界歪頭想了想,說道:

    “反正感覺是喝了很多。好了,閣下也來喝吧。快來趕上我們高漲的精神狀態。”

    “哎呀,喝還是要喝的,我也想趕上你們高漲的精神狀態,但要是不知道整個流程的話也是沒法追上的吧。情況為什么會變成這樣呢?”

    “閣下的問題也太哲學了。喝酒喝醉就和下雨地濕一樣理所當然。換而言之,喝的話就能懂,不喝的話就懂不了。”

    “哎呀,喝我姑且還是要喝的。”

    “嗯,那正好。好了,端起杯來,我來給你倒酒。”

    “嗯,那倒是行,但是世界啊。”

    優樹目瞪口呆地說道:

    “和我說話的時候不面朝我嗎?現在你搭話的對象是鄰座的客人哦?”

    “哦哦,對不住對不住。好了,優樹啊,端起杯來。”

    世界一邊笑著道歉,一邊改變了身體的朝向,這次她又開始和后座的客人搭話了。

    “不行……這家伙已經不頂用了。喂~,春子。”

    “兄長大人!對不起,兄長大人!”

    桐島春子突然道歉起來。

    她以幾乎要下跪磕頭氣勢低下了頭,說道:

    “一切都是我的錯!因此所有的叱責都由我來承受!”

    “是嗎?全都是你的錯嗎?”

    “正是如此,非常抱歉!”

    “讓大家大喝特喝的就是你嗎?”

    “對,是的,非常抱歉!”

    “不過我看你好像也喝了不少。”

    “對,是的,非常抱歉!”

    “為什么會變成這樣?”

    “那都不重要,兄長大人,非常抱歉,請你先喝完遲到自罰的一杯!不這樣做的話就沒法開始,實在非常抱歉,一切都是春子的錯!”

    她往啤酒杯中注滿了酒精度數50%的白酒。

    優樹無奈,只好將其一飲而盡,酒精的沖勁令他頭暈目眩。

    “好啊,不愧是兄長大人!實在非常抱歉!”

    “你其實腦袋里什么也沒想,只是在條件反射地道歉吧……罷了,來,該你了。我倒的酒你不會說不喝吧?”

    “是的,非常抱歉,我當然會喝的!”

    優樹往她的啤酒杯里注滿了白酒。“非常抱歉,那我就不客氣了!”春子面帶笑容喝了起來。雖然在喝,但是卻一邊喝一邊漏。看樣子她雖然有心要喝,身體的反應卻跟不上。想擊潰這樣的她根本就不費吹灰之力。

    “兄長大人,非常抱歉,酒不夠喝啊!我回敬你一杯!”

    “哦,你還沒喝夠啊。喝吧喝吧。”

    “那我就不客氣了,非常抱歉!”

    一分鐘后。

    面部扎入到沙拉碗中的春子脫離了戰線。

    “……好了,只剩小巖井同學一個人了啊。”

    “啊哈哈。優樹君真是毫不留情啊。”

    正在對瓶吹甲類燒酒(業務用4-瓶)的來海一副興高采烈的樣子。

    “嗯。看樣子,小巖井同學似乎還保持著清醒啊。”

    “算是吧~。因為其他人的酒量太差了啊~。”

    “難道小巖井同學你其實偷偷少喝了一些嗎?”

    “怎么可能~,我才不會做那種小動作呢。在魅力上我雖然甘拜下風,但在男子氣概上我可是不會輸的哦?”

    “你這臺詞微妙得令人不知如何回答是好啊……行吧,所以這到底是什么情況?我想你們會拼酒應該是事出有因的。”

    “比起那種事,優樹君。”

    來海一臉嚴肅,那種一本正經的態度甚至比她求職面試時還要認真。

    優樹不由得端正了姿勢。

    “怎么了?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嗎?”

    “對,有件重要的事情,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你能聽一下嗎?”

    “那當然,如果能對小巖井同學有所幫助的話。”

    “真的是很重要的事情哦?即便聽完就沒有回頭路了,你也還是要聽嗎?”

    “咱倆什么關系,你盡管說。”

    “謝謝,那我說了。”

    來海微微一笑,然后一臉鄭重其事地說道:

    “你能脫一下衣服嗎?”

    “…………”

    優樹環顧四周。

    烤肉店內顧客爆滿,想走到廁所去也要費一番工夫。其他桌也都吵吵鬧鬧、轟轟烈烈地展開著酒宴,優樹這一票人并不是特別引人注目。

    話雖如此。

    “不,我不脫。”

    “誒?為什么?”

    “你還問我為什么,我才想這么問你吧?”

    “不不不,因為喝酒的話,脫掉衣服不是很普通嗎?”

    “不不不,不會脫的吧。現在這家店里把衣服脫了的人一個也沒有吧。”

    “不是別人怎么怎么樣的問題,關鍵在于優樹君你有沒有那種氣概。”

    “不好意思,我才沒有那種氣概。”

    “我感到很失望!”

    來海用手蒙住面部,仰天大喊道:

    “我感到很失望,對優樹君感到很失望!沒想到你竟然是如此卑劣的男人!”

    “不是,我完全不懂你在失望些什么。倒不如說,脫了的話才叫卑劣吧,在公然猥褻的意義上講。”

    “你不脫的話就我來脫。”

    “你等等!為什么會變成這樣!?”

    “因為必須要有人為你不檢點的行徑負起責任吧!”

    “倒不如說,脫了的話才是不檢點吧!?喂,我叫你停下!”

    “不要,放手,你這個叛徒!我說脫就脫!我今天就要脫給你看~~!”

    優樹慌忙加以制止。

    在他加以制止的時候,來海已經脫掉了求職西裝的外套,襯衫也胸口大開。盡管已經鬧成了一團,顧客也好,服務生也罷,誰也沒有上前制止,反倒是火上澆油地起哄道:“不錯哦,小姐姐!”“脫!脫!”“喝得挺好啊!我請你一杯!”“話說你們的酒會很有意思嘛!”“咱們也不能輸啊!喝啊,脫啊,鬧啊!”

    “耶~咿!優樹大人,耶~咿!”

    “優樹,別這么急躁嘛……話說,哎呀?閣下到底是哪一位?剛才還在我面前的優樹到哪去了?”

    “兄長大人,非常抱歉,一切都是春子的錯,為表歉意,我給你滿上,請大口大口地干了它吧!”

    “嗚喔~!脫掉脫掉全部脫掉!脫衣王閃亮登場!”

    “耶~咿!優樹大人在喝嗎~?耶~咿!”

    “好了,喝吧,優樹。我給你斟上一杯……哎呀?閣下到底是哪一位?我明明是想給優樹斟酒的。喂~,你在哪~?優樹~?”

    “兄長大人,非常抱歉,可是不喝干我倒的酒的話就什么也開始不了,實在非常抱歉,非常抱歉!”

    “脫!我脫!我和衣服存在于世,命中注定會如兩個磁石的S極一樣分道揚鑣!所以要脫掉!不要,放手,給我放手,我就是為脫衣而生的脫衣機器——”

    “啊~,真是夠了~,煩死人了~!你們全都給我去那兒跪著!”-

    優樹之外的四個人跪坐在了店內的地板上。

    “真是的……”

    優樹大口喝著威士忌、燒酒和啤酒的混合酒,同時說教道:

    “你們都已經是大人了,在喝酒上也得有點大人樣啊。”

    他的說教正確得令人無從反駁,就連酩酊大醉的四人也只能乖乖聽著。但令人遺憾的是,千代嘿嘿地笑著,世界一臉乖巧地面朝服務生的方向,春子嘟囔著“兄長大人,非常抱歉,但比起那種事,請快點回我一杯……”,來海一沒人盯著就把手放在了襯衫的紐扣上。

    毫無反省之色。

    最關鍵的是,她們全員都還在喝酒,沒有比這更不像話的了。不過以這種程度的搞笑感來給懲罰收尾也還不錯。

    “所以?”

    優樹語氣一變:

    “你們為什么會喝到醉得東倒西歪的地步?我覺得在正常的流程下再怎么也不至于喝成這樣。”

    “哎呀。”

    世界歪了歪頭,說道:

    “怎么又問這個問題,真讓人為難啊。閣下問人類為何要飲酒嗎……說它是一個永恒的哲學性命題也不為過吧。”

    “不是,不至于吧。話說,我可沒說是全人類層面的事情啊。”

    “非要說的話,因為我喜歡喝酒……所以才會變成這樣的吧?”

    “從人類層面降到個人層面,你這也降的太多了吧。話說,跟我說話的時倒是面朝我啊。”

    “不過啊優樹,話雖如此,每個人喝酒的原因是各不相同的吧。喝醉的原因也是一樣。另外,你說在正常的流程下不至于喝成這樣,不過就字面來看,‘流’有流體之意,想要精確計算其變化并非易事。換而言之,這樣的結局是任何人都料想不到的吧。閣下的主張罔顧現實,其在確實性上被責為紙上談兵也不為過,所以會受到這樣指摘也實屬無可奈何。你說是吧,優樹?”

    世界激情四射地辯論道,仍舊面朝服務生的方向。

    我說的范圍沒那么大,只限此時此地……另外你說話倒是面朝我啊……優樹壓下了這樣回話的念頭,矛頭一轉:

    “千代小姐。”

    “在~,有什么事嗎!?”

    “你是不是酒醒得差不多了?”

    “是~,醒得差不多了哦~!所以快點讓酒會繼續進行下去吧,耶~咿!”

    “完全沒醒啊……春子,你又如何?”

    “非常抱歉,兄長大人,我早就清醒了,所以你不趕緊回敬我的話,我的手就會像這樣一直顫抖下去……”

    “酒精中毒嗎,你。那么下一個,小巖井同學。”

    “嗚~哇!聽我說啊,優樹君~!大家都欺負我~。”

    “是是是,我會好好聽你說的,所以別脫外套了。到底是怎么個欺負法兒?”

    “她們嘲笑我說就我沒決定好出路了~。這幾個家伙不是富豪就是社長的女兒,要不就是女仆,全都是不必擔心未來的家伙啊~。并且她們漫不經心地接受了面試,還管那叫社會學習~。你不覺得她們是給舉辦面試的公司添了很大的麻煩嗎?”

    “嗯嗯,還算有幾分道理。”

    “就這一點來說,優樹君你可真是了不起!明明就算不工作也能活下去,卻不說繼承家族產業的事,而是打算不依靠父母普普通通地找工作。不愧是優樹君,能理解我的辛苦的就只有你了啊~。”

    “嗯嗯,這樣的看法也是存在的呢。”

    “嗨,大總統!庶民的同伴!普通人之星!”

    “感謝你熱情的呼喊。”

    “不不,不用客氣。”

    “話說回來,小巖井同學。雖然你可能還沒決定好出路,但也已經拿到內定了吧?而且其中還有很多一流的企業。只不過都被你以面試官不順眼、工資差了點、公司的大樓太舊等各種各樣的理由拒絕了。”

    “咦,是那樣嗎?我喝醉了,記不得了~。”

    “說到底,據我所知,小巖井同學在面試上應該一次也沒落選過,目前還百發百中吧?出路什么的不是隨便挑嗎?”

    “嗚~哇!大家都欺負我!嗚~哇!”

    “這人是打算用哭來蒙混過關吧……”

    優樹目瞪口呆。

    “跪坐就先免了,大家都坐到椅子上來吧。……服務生~,燒酒和威士忌再各來一瓶!然后再給我來一罐淡味的啤酒!來,重新開喝吧,干~杯!”

    然后他再次開始了說教:

    “總之呢,大家都已經是大人了,在喝酒上也要有點大人樣啊……”

    他左手大號啤酒杯,右手兌了燒酒的威士忌,在交替著大口猛灌、把烤好的肉放入口中大嚼特嚼的同時,也不忘嘮嘮叨叨地說教個不停:

    “也就是說,我希望你們在喝酒上能有大人樣。話說大家也是能有喝的大人樣的吧?你們盡興過頭到今天這種程度,我覺得還是不太對勁的。并且擦屁股的事基本上還是要輪到我來做啊~……啊,不好意思,服務生~!再來一瓶燒酒!不要薯酒,要麥酒!”

    然后他繼續嘮叨道:

    “話說以前也發生過這種事吧?記得那次是在烤串店里吧?除我以外的四個人先進店喝酒,然后在店里鬧得天翻地覆,等我趕到的時候,事情已經變得無從處理了……那次可真是麻煩得不得了啊。沒醉的人只有我一個,所以我只好一面照顧醉鬼,一面四處低頭賠罪……”

    桐島優樹是個好男人。

    氣質爽朗,不愛發牢騷,幾乎不會說人壞話,時常心系弱者,可謂是男人的典范。

    “怎么說呢,回想起來,我似乎總是處在這樣的立場上啊。話雖如此,我也不會說討厭哦?倒不如說我覺得這樣也不錯哦?可是呢,要是成天都這樣的話,再怎么說也會變得想要抱怨幾句的吧,你們明白我的心情嗎?”

    只不過,要是喝上了酒,事情就另當別論了。

    一般的喝醉倒也沒什么問題,但他也是人,也會有受情況影響喝過頭的時候,也會有受心情影響嘮叨個不停的時候。

    “也就是說,我希望你們喝酒有點大人樣。大家也都是大人了,喝著美味的酒,愉快的聊天,不給任何人添麻煩,那該多好啊。啊~啊,還是以前好啊~,當時就算沒有酒喝,我們過的不是也很開心嗎。如果可以的話,真想回到那個時候啊~。哎呀,我這話當然不是認真的。”

    他的話就像老太婆的裹腳布,又臭又長。

    循環同一個話題,乃至舊事重提,典型的酒品不好。

    他雖然說這種行為會給別人帶來困擾,但這回,在四名美女旁若無人地大喝特喝這件事上店方給予了默許,周圍的客人們也都溫和地守望著她們。這時不知從哪冒出來一個野小子說教個不停。盡管他說的話全都是正確的,卻使得場面一下子冷卻了下來。

    真沒勁。

    這是除優樹外的全員的一致想法。

    “說到底,你們只要喝得有點大人樣就好了。我對你們沒有別的要求。這很難嗎?不,當然不難吧?所以就像大人一樣地喝酒吧,因為我們已經是大人了嘛。我說的有什么不對的嗎?”

    “…………”

    “…………”

    “…………”

    “…………”

    世界、來海、春子、千代都撇起了嘴,抬眼看著優樹。她們再怎么小口小口地品嘗這變得乏味的酒,聽著優樹的說教也難免會逐漸清醒過來。明明喝醉了卻還漸漸清醒了過來,這明顯不是個好兆頭。

    “總之,大人似的喝酒,我覺得它就是Keyword了。我們需要的就是它,It-s The Only One。這又不是什么難事,根本就沒什么難度。倒不如說太Easy了。小菜一碟吧。你們聽懂了嗎?大人似的喝酒。Do You Understand?”

    全場的空氣振動起來,氣氛如海市蜃樓般劇烈扭曲。

    這時,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來臨了:

    “啊,話說回來啊~。你們不覺得我今天心情有點好嗎?是這么覺得的吧?對,我今天心情很好哦。知道我為什么心情好嗎?不知道吧?哎呀~,怎么辦呢~,要我告訴你們嗎~,怎么辦呢~。”

    插圖

    此時此刻,他出局了。

    不過他們之間畢竟交情深厚,盡管四人極其不爽,但還是決定掉無視他。

    “好,那我就告訴你們吧!實際上,我的工作確定下來了~,鐺鐺鐺鐺~!這可真是太棒了,Baby,真高興啊!來,一起慶祝吧,今天不醉不歸,呀吼~!”

    來海咬緊了嘴唇。但不止是她,世界、春子和千代也或是額頭上青筋暴起,或是把玻璃杯攥得吱嘎作響,隨后不知從誰先開始,她們彼此間交換了眼神。由于長久的交情帶來的默契,她們全員都明白了接下來該做什么。

    “哎呀,原來是這樣啊。”

    世界點燃了導火索。

    她微微一笑,端起了酒瓶:

    “你倒是早說啊。那么就來用酒來慶祝吧。來,我給你倒上,喝吧喝吧。”

    “哦,不好意思啊,Thank You。”

    “來,大喝特喝吧。”

    “好好好,我喝……咕咚咕咚……噗哈!”

    “你喝的真棒啊~,優樹君。”

    緊接著來海也微微一笑,端起了酒瓶:

    “來來來,再喝再喝。畢竟是慶祝之酒嘛。喝吧喝吧。”

    “哦~,那我開喝了~……咕咚咕咚。”

    “你喝的真妙,兄長大人。”

    隨后春子微微一笑,端起了酒瓶:

    “總之,這是慶祝之酒,請務必喝下。來,請吧請吧。”

    “哦、哦~。那我喝了啊……咕咚咕咚……唔噗。”

    進而千代也微微一笑,端起了酒瓶:

    “來吧,優樹大人,這么值得慶祝的一天還不多喝點。來,喝吧。”

    “不是不是,稍等一下!”

    酒都從嘴里灑出來了的優樹說道:

    “再怎么說這也太奇怪了吧?這不光是在使勁灌我嗎?”

    “怎么能這么說。”

    世界夸張地瞪圓了眼睛,說道:

    “閣下這話不太對吧。我們是大人了,優樹也是大人了,而今天是個值得慶祝的日子。這樣的話我作為一個大人,就必須正確地斟酒給閣下喝。這才是正確的大人的舉止吧?”

    “不,雖然是這樣沒錯,但我一口氣喝太多了,再喝就不好受了……”

    “被人斟酒就要接受。這才是正確的大人的喝法。更何況,閣下既然已經找好了工作,今后應該也會遇到很多類似的場面吧。才喝到這種程度就叫苦,真不像話。”

    “是這樣……嗎?是這樣嗎?總覺得有點不對……”

    “何況大人是不可以中途逃走的。那種不負責任的大人,社會是不會原諒的。來,喝吧。喝就對了。”

    “不是,所以說速度是不是太快了——”

    其他的成員對畏縮的優樹進一步追擊道:

    “好了好了,優樹君,你喝你喝。你找好工作了吧~,真是恭喜啊~,這么可喜可賀還不多喝兩杯。我說,你喝啊?”

    “兄長大人,這可是慶祝之酒。連慶祝之酒都不喝的兄長大人就不是兄長大人了吧?還是說你是冒牌貨呢?如果你是冒牌貨的話,我就可以毫不客氣地灌你了。”

    “優樹大人,請快點。不喝的話,我會給您一杯接一杯地倒上之后擺在這哦。一杯、二杯、三杯……瞧,又變多了吧?不全喝完就別想出這家店。請做好心理準備。”

    四面楚歌。

    她們若無其事地控制了優樹的手臂、雙腿和肩部,斷絕了他逃亡的希望。

    環顧店內,不管是顧客還是店方都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對于即將開始的暴行,似乎所有人都打算視而不見。

    “來吧,優樹。不趕緊的嗎?”

    “優樹君~。快點快點。”

    “兄長大人,請快點。這是去往天堂的單程票哦。”

    “優樹大人,請盡快。不快喝的話,我可能會不小心手滑倒上更烈的酒。”

    “請吧,快點。”

    “請吧。”

    “請吧”

    “請吧”

    “——他媽的!”

    優樹爆發了。

    只不過是朝著世人所謂的自暴自棄的方向。

    “知道了,我喝,我會喝的!我喝總行了吧!?我今天就讓你們見識一下什么是男人,瞪大眼睛看好了,把我的樣子烙印在腦海里吧!我開喝了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五分鐘后。

    優樹的尸骸伏于餐桌之上。

    “哼,不過如此。”

    小口喝著梅酒蘇打水的世界哼了一聲。

    “于是,天罰降臨了。優樹有什么罪過嗎?——那種事已然無關緊要。優樹不是有什么意見嗎?——那種舊事早已被遺忘。招致神明怒火者的末路即是如此。哎呀,不過我畢竟也不是什么神明,要是有人在這一點上挑我毛病可就不好辦了。”

    “不,這就是天罰吧。”

    擰著生榨檸檬碳酸酒蓋子的來海點點頭。

    “優樹君越過了不可逾越的界線。對那樣的人來說,必定會有因果報應等待著他吧。也就是說,他太過得意忘形了呢。……誒?你說我們不也得意忘形了嗎?啊~啊~啊~,我~聽~不~到~。”

    “哎呀,可能是干得有點過分了。”

    正在自斟自酌的春子也表示了同意。

    “偶爾出現這樣的搞笑結尾也不賴吧。這次兄長大人明顯做過頭了,這個下場應該會成為一劑良藥吧。長期以來由于我的愛情得不到回應而抱有的煩躁,這下就消散了少許。……誒?你說那不是混入了我的私怨嗎?啊~啊~,我~聽~不~到~呢~。”

    “偶爾這樣不是也挺好的嗎。”

    將黑醋栗蘇打一飲而盡,千代總結道。

    “這樣的機會是很罕見的。罕見的事情就不該錯過。也就是說我們什么錯也沒有。雖然醉倒的優樹大人口中似乎正嘀咕著怨言,但那一定是幻聽吧。”

    四名美女都深以為然。

    “不過,難辦了啊。酒漸漸醒了。”

    “都是因為某優樹君潑了冷水啊~。”

    “就著小菜喝的凈是些薄酒啊,都怪某兄長大人潑了冷水。我以妹妹的身份誠心誠意地致歉。”

    “話說回來,我怎么也記不清今天酒會的流程是怎樣的了,您還記得嗎,主人?”

    “嗯~……似乎是兼具了求職活動報告的聯誼會性質的什么東西。”

    “到此為止我也是記得的~。后來變得雞飛狗跳之后的流程就完全不記得了啊~。”

    “就記憶來看,我想我們似乎是圍繞與兄長大人有關的重要契約發生了競爭。我這平時清晰無比的頭腦,今天也沒有好好地工作……明明應該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由女仆的立場出發,我有一個提案。不重新開始喝嗎?”

    “嗯。Nice Idea。”

    “原來如此。要是再次喝醉的話,肯定就能想起喝醉時的記憶了吧。”

    “雖然似乎是種相當蠢的喝法,但酒的價值就在于能讓人變蠢啊。”

    “那我們重新開始喝吧。”

    “嗯。”

    “嗯。”

    “就這么辦吧。”

    “就這么辦吧。”-

    事情就是如此。

    烤肉店中再次響起了干杯的歡聲。將一具可悲的尸骸置之不顧,一夜之宴猶如夢幻般永無止境地持續下去。
上一章   章節目錄    下一章

   GGO首頁 返回頂部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章節錯誤 論壇快訊 論壇報道 最近更新

 

重要聲明:小說“無可挑剔的戀愛喜劇(讓人無法抱怨的愛情喜劇)”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神湊輕小說文庫首頁,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pmfhqt.live
Copyright © 2008-2014 神湊輕小說文庫 All rights reserved.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