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湊輕小說文庫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收藏本書 GGO論壇 求書頻道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爆肝工程師的異世界狂想曲(異世界狂想曲) 第十七卷 第四章《禁書庫》

    “我是佐藤。說到禁書庫就會有一種收藏禁忌魔法書的奇幻世界的印象。如果有龍或者地獄看門犬之類的強大生物在看守的話,感覺收藏書的價值會飆升吧。”

    「你好,陛下」

    我在日落之后,來到了國王的職務室。

    為了報告白天時遭遇的纏著詭異紅色繩狀障壁的魔物一事才來到這里。

    雖然我不想參與多余的事情,但這要是發展成大事件的話,我們也沒辦法平靜地在王都觀光,于是就想協助事件的解決。

    「原來是王祖——無名大人!」

    「歡迎您的大駕光臨,王——無名大人」

    我對跟往常一樣把我誤認為王祖大和的兩人訂正「我不是王祖桑啦」然后再進入正題。平時作為國王護衛的希嘉八劍首席朱雷巴古先生今天并不在,門外只有兩名近衛騎士在看守。

    因為主要的「紅繩魔物」事件感覺會聊很久,于是先從簡單的事情開始說起。

    「雖然公私不分不太好,不過越后屋商會有兩名因為冤罪而被貶為犯罪奴隸的女孩。能幫我給她們恩赦嗎?」

    嚴謹來說并不是冤罪,但那也是接近找茬的理由,所以我就當作冤罪讓話題進行下去。

    「請問是什么樣的罪呢?」

    「不敬罪、吧?」

    我故意不提個人名字,簡單地說了下事情經過。

    「原來如此,若是那種程度的罪完全沒問題。這就立刻給出恩赦」

    國王嘟囔了一句跟我剛才一樣的感想之后,很快就準備了赦免狀。雖然他還說可以發布恩赦的告示,但那樣會讓王家和勒塞伍伯爵領產生更大的隔閡,于是我以一己之見拒絕了。

    「謝謝啦,陛下」

    我在道謝后,把霍茲納斯樞機卿的認知阻礙道具以及真正的等級和技能構成傳達給他們。

    「居然還有那樣的秘寶……」

    「無名大人,感謝您貴重的情報」

    據說樞機卿至今為止好幾次來希嘉王國拜訪,雖然對方沒有采取什么奇怪的行動,不過姑且有讓幾名有實力的諜報員盯著他。

    「還有,我看王都的地脈很奇怪,所以就去調整好了」

    受櫻樹精所托這件事,因為會有暴露我真面目的危險性,所以被我省略了。

    「什么!您說地脈!」

    「陛下!王都出現魔物的原因會不會是因為地脈出現混亂?!」

    哦呀,聯系上主要的話題了,我也加入兩人的對話中。

    「王都出現魔物了嗎?難道不是下級不死族或從魔?」

    就在不久前,比斯塔魯公爵邸襲擊事件中出現過骷髏怪和投下巖爆彈的昆蟲系從魔,所以我才這么問。

    「是的,從昨夜到今日傍晚,王都的五個地方從地下鉆出了蟲子和老鼠、蝙蝠等魔物,它們危害了出現地點附近的人,破壞了周邊的建筑物之后又消失到地下去了」

    宰相把各個地方和數量告訴了我。

    我們遭遇的是第四個地方,第五個地方好像是在我們吃晚飯的時候發生的。

    「五個地方之中在魔物逃跑前得以討伐的,只有希嘉八劍的琉歐娜卿趕上的第三個地方以及秘銀探索者的潘德拉貢士爵遭遇的第四個地方這兩個而已」

    「其他全都逃跑了?」

    聽到我的提問,宰相說「是」并點了點頭。

    那些之前逃跑的魔物雖然有可能出現在我們所在的大噴泉附近,但據我說知出現時并沒有負傷的魔物。

    而且,那時候我用「誘導箭」把地下那些殘存的魔物全都消滅了。第五個地方出現的魔物應該是從外面入侵亦或某人帶進來的其中之一吧。

    雖然搜索了一下地圖,但并沒有幸存的魔物。倒是有幾具魔物的尸體,從第五個地方逃亡的魔物似乎已經死亡了。

    把發現魔物尸體的場所告訴宰相之后,他表現得很開心。

    「——那么,魔物入侵的路線弄清楚了嗎?」

    「沒有,還未弄清楚。請原諒臣的無能」

    取而代之,去調查地道的衛兵們,似乎發現了奇怪的儀式痕跡。

    「儀式的痕跡?」

    「那是疑似咒術系的魔法陣」

    雖然讓我看了王立研究所的工作人員抄下來的樣本,但在我所知道的魔法陣中并沒有這種。并不像公都地下的迷宮遺跡以及迷賊的拷問房間中的魔法陣。

    根據附帶的報告書,魔法陣是用木炭畫出來的,附近還有蟲子和小動物的尸體以及疑似咒石的殘骸。咒術系魔法陣不遠處,似乎也發現了溶化的魔法道具半毀的殘骸。

    咒石嗎……這么說來我記得在鼬人的挲貝商會有見過。聽說會賣給神秘的耍寶團體「自由之風」的男性。光靠這點就懷疑他們雖然有點欠缺考慮,不過還是先記在腦里吧。

    我為了保險起見,將報告書上提到的場所抄在菜單的筆記中。

    「這個魔法道具有調查過嗎?」

    「有的,王立研究所調查的文件在這里」

    魔法道具已經完全溶解壞了,似乎只能知道「ne34chi式魔法道具」這個魔法道具名和制作者名。

    制作者是鼠人的二級魔法道具士,據說他是幾年前在王都的魔法道具工房被開除,最近似乎在平民區不管是違法還是合法的魔法道具委托都接來制作并以此糊口的人物。

    根據宰相所言,已經派遣搜查員去監視那位二級魔法道具士,正在等候他和委托人接觸。

    從最初的事件開始到現在明明還沒經過一天,這效率真給力。

    本來還打算用地圖搜索幫助搜查,看來是我多事了。

    「王都經常出現魔物嗎?」

    「那怎么可能。王都出現未知的魔物,那可是幾十年一次的大事件呀」

    陛下回答了我的疑問。

    「陛下,七神殿的神官們所說的『前所未有的危機』或許是指這件事」

    「本以為只是往常募集捐款的戲言,看來是朕考慮不周啊」

    國王一臉苦惱地說道。

    「慎重起見,還是要指示希嘉八劍和騎士團多去巡邏」

    「唔呣,即便無事發生也能對治安起到好的作用」

    原來如此,跟下級貴族不同,這邊至少有在警戒。

    我將報告書給他們倆看的同時,問了一下我在意的事。

    「這份報告書上有寫,魔物在戰斗中會在身上纏繞紅色繩狀的魔法陣,那個跟過剩攝取魔人藥生成的東西不一樣嗎?」

    「根據實際戰斗過的騎士所言,碰巧在現場的潘德拉貢卿似乎說過這樣的事。需要將他傳喚到王城嗎?」

    哎呀呀,我居然自尋煩惱。

    「那還是算了吧。我會親自去問他的。比起這個,陛下。有魔人藥相關的詳細資料嗎?」

    「那些資料都收藏在王城地下的禁書庫」

    似乎管理得相當嚴格。

    「我想看一看,能給我那個禁書庫的入室許可嗎?」

    「您怎能如此見外。這座城堡同樣也是王——無名大人的城堡。您想在什么地方出入都如您所愿」

    不不不,你這管得也太松懈了吧。

    我在國王的帶領下,使用王族私人區域深處的升降梯,被帶到了地下深處的禁書庫。

    禁書庫與寶物庫相鄰,通往雙方的場所,設置了用魔法裝置強化起來的厚重的門。

    門前有30多級的近衛騎士在看守。

    「從這里開始只有獲得許可的人才可進入——」

    在聽著國王講話的同時,為了更加仔細地看施加在門上的魔法回路而走近。

    途中有一種仿佛穿過某種結界的觸感。

    「——不愧是無名大人。不對,既然是無名大人,持有許可也是理所當然」

    「陛下,言辭」

    因為聽到國王在用敬語說話的門衛產生了動搖,于是我小聲地提醒國王。

    按照國王所說,剛才我通過的是經由都市核張開的強力防入侵的結界,一般情況下除了獲得許可的人以外無法通過,如果強行通過的話王城內會響起警報,近衛騎士們會接連趕過來。

    「這前面是禁區。若想通行,請說明來此地的目的」

    擔任門衛的近衛騎士好像是個把一本正經當衣服穿身上的耿直之人,即便對方是國王也要按照流程確認通行目的。

    「朕乃希嘉國王,賽特拉利庫·希嘉。同行者是勇者無名大人。目的是閱覽禁書庫的資料」

    國王并沒有因為按照流程對應的騎士而壞了心情,坦坦蕩蕩地宣言道。

    從這個感覺來看,這一些流程大概是王祖桑安排的吧。

    「同行者閣下,按照規則請您摘掉假面,讓我等確認」

    雖然國王一臉擔心地往我這邊看,但我舉起單手阻止了他并回答「可以哦」,讓他們看了假面下的臉——變裝面具,順利拿到了通行許可。

    「我以近衛騎士贊·凱爾典之名下達許可。——■ 《開門》!」

    騎士舉起疑似都市核終端的護身符并詠唱咒文和開門暗號,接著無人觸碰的厚重的門便打開了。

    「請通過」

    「唔呣」

    跟在落落大方地點了點頭的國王身后穿過門之后,我們背后的門就關上了。

    我們在魔法的燈光照耀下的通道前進。途中,有分別前往禁書庫和寶物庫的回廊,而我們則是在前往禁書庫的回廊前進。

    雖然走了相當遠的一段距離,但國王完全沒有露出疲憊的樣子。從閑聊中打聽得知,他年輕的時候曾以圣騎士為目標鍛煉過身體。

    直到禁書庫為止穿過了七道門,從第二道門之后并沒有配置人類看守,都是些魔像和活動甲胄之類的魔創生物在看守。回廊里面也有間隔一定距離將看守配置在雕像之間,這就說明了前方禁書庫的重要性。

    「這里便是禁書庫」

    國王揮了一下王笏之后,像間隔墻的雙重門就打開了。

    進入禁書庫,舊紙張的氣味撲鼻而來。禁書庫內有點陰暗,似乎維持著保全書籍最優先的濕度和溫度。

    國王舉起王笏后,館內的燈光亮了起來。會是間接照明,應該是為了不讓強烈的光損傷到書籍吧。

    走過入口大廳,然后再穿過高到天花板的書架行列。

    在地圖上確認了一下,才發現這里和剛才所在的王城是不同的地圖,于是我便使用了「全地圖探測」魔法。這個禁書庫地圖只有一名閱覽者,其他連圖書管理員都沒有,似乎只配置了大約二十只整理工作用的小型魔像和活動人偶。

    「還以為是誰蒞臨此地,原來是陛下啊」

    伴隨著一本正經的聲音出現的,是戴著眼鏡作為特征的希斯蒂娜公主。

    「唔呣,過得還好嗎?你還是老樣子夜會都不參與,只熱衷于書啊」

    我對國王的話歪頭表示不解。

    我在授勛儀式的祝賀舞會上有見過她啊,難道那并不是出席舞會而只是去找人嗎?

    「是啊,因為和下屆勒塞伍伯的婚事難得幸運地化為白紙,所以現在就可以隨自己喜歡來禁書庫看書呀。倘若可以的話,我想一輩子不結婚被書圍著呢」

    與國王親密對話著的公主,察覺到了藏在國王背后的我。

    銀邊眼鏡的內側散發著好勝心的青色瞳孔一直瞪著我。

    「這位打扮怪異的人是誰?新的護衛嗎?」

    「注意你的言辭。這位是勇者無名大人」

    「多多指教啦,殿下」

    把無名誤以為是王祖大和的事,似乎只是陛下和宰相之間的秘密。我以隨意的語調向公主打了招呼后,她看著我露出了些許不愉快的表情。

    「這就是勇者?真希望他能學學那位大人——」

    公主用傾聽技能也難以拾取的小音量嘟囔了之后,便把視線從我這邊移到國王那里。

    「我還要調查有關圣櫻樹的事,先行告辭」

    公主向國王打完招呼后,回到了禁書庫中的自己的研究室。

    說起來,白天遇到的時候,她也說過「圣櫻樹不開花的原因」啥的。

    「無名大人,我有這么個不成氣候的女兒真是抱歉」

    「沒關系啦」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白天看了她那花癡的樣子,剛才的冷淡態度完全不覺得不愉快。

    「比起那種事,我想快點調查資料」

    「那么就去管理員那里吧」

    在國王的帶領下,來到了圖書館深處有八條手臂的魔像所在地。

    「無名大人,這就是這個禁書庫的『司書』」

    「陛下,今日、需要、何種、書籍?」

    魔像司書用斷斷續續的合成聲音提出詢問。

    明明是那么嚴肅的外觀,合成聲音卻可愛到能在萌系動畫中登場的程度。

    「『司書啊』,朕以希嘉王國國王的權限,授予這位無名大人閱覽三層為止的禁書許可。開始處理吧」

    「是,開始、進行、處理」

    這個禁書庫有四層。

    最下層的似乎不能看。嘛,反正使用地圖的道具搜索就能知道書名,如果有想看的書我只要擅自伸長「理力之手」然后經由存儲閱覽就行了。

    「無名大人,我知道您清楚這一點,但按照規定禁書庫最下層必須是當代國王才可入內。目錄都記憶在『司書』體內,若是有需要的書籍我會去給您取來,所以還請您寬恕」

    不不,國王怎么能用來當跑腿。但也不能說「我隨便看看就行了」,于是我以輕率的感覺說道「到時就麻煩你了」。

    因為國王還有政務沒忙完,所以向他道了帶路的謝之后就道別,然后我借了「司書」和侍女的活動人偶們的幫助開始了魔人藥的調查。

    關于魔人藥方面,有一些包含配方在內的一系列歷史的書籍。

    雖然我一邊注意著不去看配方一邊調查,但在這次的魔物騷動發現的「魔繩身」這一個怪異的種族固有能力相關的事卻仍然不明。

    在大約四百年前的亞人戰爭時,有進行過將魔人藥賦予動物和魔物的實驗記錄,其中也沒有出現「魔繩身」這種單詞。

    雖然我直接問「有沒有『魔繩身』的相關資料?」,但卻被斷言說沒有。

    「還有其他資料嗎?」

    「魔人藥、相關的、書籍、只有、這些」

    司書左右兩邊的眼睛交互閃了閃后,回答道「資料庫中、有新追加的、秘造、魔人藥的、調查書」。

    讓它把資料拿來看了看,發現那是索凱魯在迷宮都市秘造魔人藥的事件調查書。并沒有令人耳目一新的疑點。

    從塔爾圖米納走私出去的魔人藥的運輸地點似乎仍然不明。上面寫著擔當諜報員的見解,說需要那些東西的應該是大陸西方各國。

    在凱爾典侯爵管理的其中一個軍用倉庫中發現的大量魔人藥,好像在王立研究所秘密廢棄處理了。

    雖然順便也調查了關于咒術的方面,但是并沒有找到與發現的魔法陣相同的東西。

    類似的魔法陣倒是有,不過那些都是「讓腳趾頭撞到衣柜角的詛咒」和「使后背發癢的詛咒」以及「讓人尿床的詛咒」這種無聊至極的東西。

    總感覺,這些都是神秘的耍寶集團「自由之風」會喜歡的咒術。

    說不定,咒術的痕跡和魔物的出現沒有關系吧。

    算了,既然危險魔法陣的可能性極低,那就在王立研究所的見解出來之前先保留吧。

    其他也調查了幾件小事,途中把書架上發現的魔法書拿來看。

    不愧是禁書庫,上面記載著許多從未見過的上級魔法和禁咒指定的咒文。能使生物窒息的風魔法、能引起核爆那種現象的空間魔法、能把龍的尸體復蘇作為不死龍來使役的死靈魔法之類的,看起來很不妙的魔法意外地多。不過似乎沒有對神魔法。

    只有類似核爆的魔法,被有意地刪除了重要符號變得不能再實行了。

    雖然只要努力一下應該就可以補上,但我完全不打算做出完全版的咒文。如果真的是引起核爆的魔法,那輻射肯定很恐怖,只從這些符號來看就好像是非常難以控制而且還是個要有自爆覺悟的魔法,嘗試的風險太高了。

    作為給亞里沙和米婭用的,我把看起來好用的「煉獄白焰」和「海龍白閃」「空破侵奪」這些禁咒標注起來。

    另外,即便內容接近禁咒范疇的魔法,那些威力不及上級魔法的魔法以及咒文符號的量很少的魔法,并不算是禁咒,而是被歸類在準禁咒這一個不同的范疇進行管理。

    日后,讓亞里沙實驗了一下才知道,禁咒就算詠唱成功也沒辦法用無詠唱來發動。這個在王祖大和的勇者故事中似乎也有提及。

    雖然有點跑題,但想要調查的內容都檢查了一遍,于是我在禁書庫外面不起眼的地方設置了再次訪問用的刻印板之后就離開了。

    ◆

    「——事情就是這樣。情報收集就拜托你們了」

    離開禁書庫之后,我變身為庫洛的樣子來到了越后屋商會,然后向總管委托收集「紅繩魔物」的目擊情報。

    「我明白了。蒂法麗薩,立刻去安排」

    「需要讓乞丐公會也出動嗎?」

    「嗯,拜托你了」

    收到總管指令的蒂法麗薩非常默契地開始了行動。

    「順便也去搜集被魔物咬過的尸體的情報。盡可能的范圍內就行」

    「我明白了」

    我叫住了正準備走出房間的蒂法麗薩,追加了調查項目。

    「纏繞著紅色繩狀魔法陣的魔物、嗎……就像迷賊干部們的能力呢」

    蒂法麗薩走出房間之后,曾被迷賊抓去當俘虜的總管嘟囔了一句。

    「唔呣,實際遭遇過的潘德拉貢那小子是這么說的。據說紅繩魔物的『魔繩身』和迷賊的『魔身付與』不太一樣,也只是感覺能力相似而已」

    這些情報傳達給她也沒什么不行吧,畢竟國王在無名面前提過佐藤的名字,即便庫洛知道此事應該也不會奇怪。

    紅繩魔物的事這樣就可以了,接下來——。

    「奴隸解放嗎?」

    「庫洛大人,我們是犯罪奴隸。通常的方法是不可能從奴隸階級中解放的」

    在蒂法麗薩把事情安排完回來的時候,我把妮露也叫上跟她們說解除奴隸契約的事。

    「無需擔心。吾主為了你們從國王那里拿到了赦免狀」

    我這么說完,把赦免狀遞給了妮露和蒂法麗薩。

    「要失業了嗎!」

    將奴隸解放誤解為解雇的妮露發出了焦急的聲音。

    「你想辭職么?」

    「沒有那種事!」

    妮露帶著拼命的表情立即回答。

    「那么,跟往常一樣努力工作吧」

    露出笑容的妮露這樣就行了,問題是聽到奴隸解放而露出陰沉表情的蒂法麗薩。

    「怎么啦,蒂法桑?」

    即使妮露搭話,蒂法麗薩仍然也低著頭。

    「對得到赦免的奴隸解放感到不服么?」

    果然應該像國王說的那樣,發布恩赦的告示比較好嗎?

    「——不想——契約——庫洛大人——羈絆——」

    蒂法麗薩斷斷續續的嘟囔被傾聽技能拾取到。但是太過小聲,幾乎聽不見。

    「蒂法麗薩」

    「就這樣!請讓我就這樣繼續做庫洛大人的奴隸!」

    被我叫到名字的蒂法麗薩猛地抬起頭,然后以拼命的語氣這么懇求。

    雖然搞不懂,但她似乎還想保持奴隸的身份。

    思春期的孩子真難懂。

    「若想被解放,隨時跟我說」

    「……是」

    聽到我的話,蒂法麗薩用仿佛蚊子鳴叫的聲音回答。

    我把她的那份赦免狀托給了總管。交給她本人要是被她沖動地撕爛或燒掉,我也會為難。

    辦完事情的我,前往了迷宮都市的「蔦之館」。

    我想利用這里的研究設備,制作通信用的魔法道具。如果是傳達信息的話亞里沙的「戰術輪話」和我的「遠話」比較方便,但是這些魔法有個需要我或亞里沙作為起點才能用的缺點。

    而且自從聽了在迷宮下層生活的骸說,曾經因為制作了電波塔和鐵道網而觸犯了眾神的禁忌,導致我猶豫是否要設計。

    不過,反正有相同機能的魔法,也有都市核之間的通信以及迷宮產的「成對的通話水晶」之類的東西,于是我抱著只要限定機能和使用者就不會觸犯禁忌的想法決定了制作。

    「那么,要用什么樣的回路呢——」

    這次我決定以,當紅繩魔物威脅到伙伴們和越后屋商會時能讓她們向我通報緊急事態,為主要目標來制作。

    適合通信裝置的魔法有,術理魔法、風魔法、空間魔法這三種。

    精靈魔法和召喚魔法又不一般,光魔法也只能從點到點之間直線照射,不適合個人之間的通信。水魔法、土魔法、雷魔法雖然也可以通信,但和光魔法一樣太多限制,所以這次就排除了。

    風魔法的效果會受天氣影響,因此這次的魔法回路決定用簡單的術理魔法,以及雖然會讓魔法回路變得復雜但卻是難以妨礙的空間魔法這兩種。

    「——感覺像這樣吧?」

    為方便伙伴們和越后屋商會的干部們使用,成功做出了空間魔法式的簡易通信裝置。

    為了節省魔力,會主動發送16比特的信息,信號接收端會將32位的信息量顯示在魔法道具的屏幕上。明明發送了16比特的信息,卻不顯示65536位的信息量是因為,剩下的信息量用來識別發送者和接收者的信息了。并且,對錯誤信息的糾錯碼和通信數據的識別碼并不包含在發送信息內。

    因為信號被散布在很廣的范圍,所以把構造做成了接收到的魔法道具能夠識別信息是不是傳給自己的。

    為了不引起糾紛,伙伴們用的和越后屋商會的干部們用的魔法道具是沒辦法相互通信的,外觀也弄成了不一樣的。

    「把外觀弄成傳呼機(BB機)那樣可能是因為我太愛玩了吧」

    越后屋商會的干部們用的魔法道具是護身符型的。

    無論哪一邊需要的魔力都很多,但在王都內的話哪里都能通信。

    「這邊的是否要分發給她們,還要看情況而定啊……」

    術理魔法式的魔法道具跟「信號」魔法是相同的構造,只是能發送或接收表示「緊急事態發生」的特定信號這種簡單的東西。

    這個構造是,光是持有就會從本人身上自動填充發送信號所需的魔力。

    「天亮了嗎……」

    走出蔦之館的時候,太陽已經升起來了。

    「看來,又要被亞里沙說教了」

    我伸了個懶腰讓身體的酸痛舒散一下之后,用歸還轉移回去了王都宅邸。
上一章   章節目錄    下一章

   GGO首頁 返回頂部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章節錯誤 論壇快訊 論壇報道 最近更新

 

重要聲明:小說“爆肝工程師的異世界狂想曲(異世界狂想曲)”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神湊輕小說文庫首頁,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pmfhqt.live
Copyright © 2008-2014 神湊輕小說文庫 All rights reserved.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