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湊輕小說文庫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收藏本書 GGO論壇 求書頻道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刀劍神域 第七卷 圣母圣詠 第一章

    新生艾恩葛朗特第22層的大片濃密森林,這時已完全被白雪覆蓋。

    外面的現實世界雖然正值一月初旬的寒冬,但近年來因為暖化現象不斷加劇,東京的氣溫已經鮮少低于零度。

    然而營運公司不知道是不是太有服務精神,目前精靈國度阿爾普海姆里正持續著足以稱為嚴寒的氣候。大陸中央的「世界樹」以北,原野上的體感溫度時常低到零下十度、二十度,如果沒有防寒裝備或者耐寒咒文的支援,根本就難以在空中飛行。飛行中的艾恩葛朗特正經過世界最北邊的大地精靈領地,所以各層迷宮就連白晝期間也是一片大雪紛飛的酷寒。

    話雖如此,這股足以讓小河流底部結凍的寒氣,依然無法穿透厚重圓木墻壁與熾熱暖爐所形成的障壁。

    ALfheim Online進行史上最大規模的改版,讓新地圖「浮游城艾恩葛朗特」實際上線,是八個月前——二〇二五年五月的事。

    ALO原本就是復制自死亡游戲「Sword Art Online」系統而運作的游戲,所以伺服器里當然也保存有艾恩葛朗特的完整檔案。由ALO之前的營運企業「RECT PROGRESS」手里將軟、硬體全部買下來的新企業不但沒有將艾恩葛朗特以及舊SAO玩家們的角色檔案刪除,反而采取將其與ALO整合的大膽方針。

    這當然也是希望藉著沖擊性的升級改版,來填補RECT PROGRESS的人體實驗犯罪曝光之后激減的玩家人數。但原因絕對不僅是如此而已。投資新營運體的經營者們,全部都是從2D時代便開始玩MMO的骨灰級玩家,他們實在沒辦法狠下心來將連細部都設計得極為精致的浮游城刪除——這是亞絲娜從與營運公司有聯系的艾基爾那里聽來的消息。

    自從艾恩葛朗特出于種種原因而再生之后,亞絲娜便暗自在心里訂下了一個目標,并且以水精靈治療師兼細劍士的身分持續進行游戲。

    而這個目標當然就是死命的儲存珂爾,不對,應該說是尤魯特貨幣,然后比任何人都早到達第22層,購買蓋在針葉林深處的圓木房屋。在遙遠過去的另一座浮游城里,她曾經在那兒度過了快樂、甜蜜又讓人不舍的短短兩星期。

    去年五月改版后開放了—到10層。九月則是開放11層到20層。到了圣誕夜——也就是十二月二十四日晚上,迷宮區最上層通往21層的大門終于打開了。與桐人、克萊因、莉茲貝特、西莉卡以及莉法組成七人小隊的亞絲娜,在慶祝開放的喇叭聲響起時就已沖上階梯。

    第22層是幾乎只有森林的荒涼樓層,而主街道里也設置了不少玩家小屋,應該沒有其他玩家會來搶這間屋子才對。即使如此,亞絲娜還是有如疾風般沖過第21層原野,直接與其他攻略隊伍共同挑戰迷宮區的魔王。雖然亞絲娜的能力構成有一半是治療師,但她還是在將近五十人的集團前方奮力揮舞細劍,之后克萊因甚至說「她當時的模樣,比從前擔任『血盟騎士團』副團長時還要恐怖」。

    最后亞絲娜親手了結第21層的魔王并一腳把它的尸首踢開,接著馬上來到蓋在第22層邊緣的圓木小屋前。當按下購買視窗里的OK鈕之后,亞絲娜整個人便流著淚軟倒在地——當天晚上派對結束后,朋友們先后告辭,而她在和桐人及恢復原本少女模樣的「女兒」結衣三人舉杯慶祝時又大哭了一場。當然這件事其他朋友們都無從得知。

    說到為何會如此執著這間圓木小屋,其實亞絲娜本人也很難解釋清楚。雖然理由似乎相當簡單——當時在假想世界里,她與首次真心喜歡上的男孩子歷經千辛萬苦后好不容易才能在一起,而此處正是兩人曾共度短暫幸福時日之地。不過亞絲娜心里又覺得或許不只是這樣。

    對于老是在現實世界里尋找歸宿的亞絲娜來說,這間房子或許就是她費盡千辛萬苦才找到的「家」吧。這兒是他們這對比翼鳥可以收起翅膀、和身棲息共眠的溫暖場所,也是他們心靈的歸屬地。

    只不過,當辛苦獲得這間小屋之后,這里已經成了伙伴們聚會的地點,幾乎每天都會有人來訪。亞絲娜費盡心思所裝潢的房間,似乎有讓人特地飛行到這里來休息的魅力,除了SAO時期的伙伴之外,就連ALO里新認識的朋友們也常到這里來品嘗亞絲娜親手做的料理——有一次在非常不湊巧的情況下,風精靈領主朔夜與火精靈將軍尤金同席而坐,當時餐桌上的氣氛可說是劍拔弩張。

    今天——二〇二六年一月六日也跟往常一樣,森林小屋大廳里那個由地板上「長出來」的盆栽型桌子前,擠滿了桐人與亞絲娜相當熟悉的同伴們。

    亞絲娜右邊是長著貓妖族特有三角耳的馴獸師西莉卡。她瞪著在全息圖視窗上的寒假作業數學習題,口中發出嗚嗚的低吟聲;而左邊那將黃綠色頭發綁成馬尾的風精靈魔法戰士莉法,也同樣繃起臉看著一大篇英文文章。

    至于坐在對面的小矮妖族武器工匠莉茲貝特,則是悠閑地翹著腳躺在椅子上。她一只手上拿著木莓利口酒,埋首于游戲里販賣的小說中。

    現實世界的時間大概是下午四點左右,然而在晝夜與現實不同的阿爾普海姆里太陽早已西下,油燈的光芒只能照出窗外持續落下的白雪。即使沒有外面傳來的些微風聲提醒,也能知道屋外是一片冰天雪地,只不過房間深處的壁爐里柴火正燒得熾烈,而煮著香菇濃湯的大鍋子里也不斷冒著熱氣,讓屋里眾人同時遭受暖氣與香氣的刺激。

    亞絲娜也跟朋友們相同,一邊看著浮在周圍的外部網路視窗,一邊順利寫著寒假作業報告。

    雖然母親對于亞絲娜將能在現實世界里完成的作業拿到VR世界做這點不太高興,但在虛擬世界里頭,進行長時間的文件輸入明顯比較有效率——除了眼睛與手腕都不會疲倦之外,還能把大量資料視窗配置在容易看見的位置上,光靠自己房間那臺平板螢幕的UXGA解析度是辦不到的。

    其實亞絲娜也曾經這么跟母親提過,并且建議她試試看輸入文章專用的完全潛行型應用程式,但不到幾分鐘母親便表示「會頭暈」而立刻登出,此后再也不看這些儀器一眼。

    完全潛行確實有可能造成暈眩,但對過去曾在假想世界里「生活」了兩年的亞絲娜來說,早已經完全想不起來那是什么樣的感覺了。她兩手手指精確而飛快地按著鍵盤,而文書處理軟體顯示出來的報告也即將進入完成階段——

    就在這時,忽然有個東西落在她的右肩上。

    一看之下,原來是西莉卡把頭靠在亞絲娜肩膀上。她那對大大的三角形耳朵不停抖動,一臉幸福地睡著了。

    亞絲娜不由得露出微笑,悄悄用左手食指搔西莉卡的貓耳。

    「喂,西莉卡。現在睡著的話,晚上又會失眠了唷~」

    「嗯嗯……嗯思……」

    「寒假只剩下三天就要結束了。得快點把寒假作業寫完啊。」

    最后亞絲娜用力拉西莉卡的耳朵,這個貓女孩才抖了一下并清醒過來。她一臉呆滯地眨眨眼睛,然后搖了搖頭朝亞絲娜看去。

    「嗚……嗚嗚……好想睡覺……」

    她輕聲咕噥,隨即張大嘴巴露出小白牙打了個呵欠。亞絲娜認識的貓妖族來到這間屋子里都會想睡覺,讓她懷疑這會不會是那個種族的特質。

    當西莉卡盯著眼前的全息圖視窗看時,亞絲娜對著她說:

    「這一頁馬上就要結束了,不是嗎?加油,把它看完吧!」

    「呼……呼哈……」

    「這間房子是不是太暖和了?還是我把溫度降低吧?」

    一問之下,坐在左手邊的莉法便笑著回答:

    「不是啦,我想這都是那個害的啦~」

    「那個……?」

    亞絲娜轉頭看向莉法。風精靈少女搖晃著馬尾,用手指向設置在東邊墻上的壁爐。

    「……啊,原來如此……」

    亞絲娜才往那邊看了一眼,馬上就點頭贊同莉法的意見。

    一張擦得晶亮的搖椅,就放在熊熊燃燒的暖爐前。

    皮膚略黑且一頭黑色短發的「守衛精靈」少年整個人陷在椅子里,以在船上打盹般的姿勢睡著了。過去怒發沖冠的短發雖然經由設定而放了下來,但那張尖銳且帶點淘氣的臉孔與過去完全相同。不用說,他當然就是桐人了。

    桐人肚子上有一只水藍色羽毛的小龍蜷曲著身子,尾巴像要戳中軟綿綿的頭部般舒服地沉睡著。它是馴獸師西莉卡打從SAO時期就在一起的搭檔,小龍「畢娜」。

    此外,一只體型更小的妖精就這樣把畢娜包覆有軟毛的身體當成了床,露出天真無邪的睡臉躺在上面。這個一頭光亮黑直發且身穿粉紅洋裝的少女,正是桐人專用的「導航妖精」,同時也是亞絲娜與桐人的「女兒」——由舊SAO伺服器里誕生的人工智能「結衣」。

    桐人、畢娜與結衣在搖椅上疊羅漢般的幸福睡姿,放射出一種近似于咒文的催眠效果,亞絲娜才看了幾秒鐘便感到自己的眼皮變得沉重。

    桐人本身就是個嗜睡的人。簡直就像SAO時代經常不惜犧牲睡眠而全力攻略游戲的他,現在得補足過去積欠的睡眠時間一樣。在這間屋子里時,只要亞絲娜一個不注意,他馬上就會倒在這張心愛的椅子上呼呼大睡。

    而亞絲娜也知道,桐人在搖椅上的睡姿可以說是最佳的搖籃曲。

    過去在艾恩葛朗特生活時,無論是在艾基爾商店的二樓或是森林小屋的門口,只要看見桐人睡在搖椅上,亞絲娜就一定會鉆到他身邊,與他共享一段溫暖的睡眠時光。換言之,正因為亞絲娜自己也有這種經驗,所以完全能理解為什么西莉卡和莉法會這么想睡。

    不可思議的是,小龍畢娜應該只是由簡單系統規則所驅動的虛擬生物才對,為什么連它都會在看到桐人睡覺時,從主人西莉卡的肩上飛到桐人身上蜷成一團呢?

    這實在讓人懷疑睡著的桐人身上是否會散發出某種「催眠參數」。到剛才為止,亞絲娜的腦袋與雙手還全力運轉于報告上面,然而不知不覺間她便感覺身體有些飄飄然……

    「拜托,怎么連亞絲娜自己也睡著了!啊,連莉茲也……」

    西莉卡搖晃肩膀之后,亞絲娜才急忙抬起頭來。

    同時,正面的莉茲貝特也撐起身體,眨了幾下眼睛后不好意思地笑了起來。她搖晃著屬于小矮妖族的特征——發出金屬光澤的淡粉紅色頭發,嘴里還嘟囔著藉口:

    「看見那個就會覺得想睡覺嘛……說不定這就是守衛精靈擅長的幻惑魔法……」

    「呵呵,怎么可能。我來泡杯茶讓大家提神吧。剛好也可以休息一下。」

    亞絲娜站起身來,從背后的架子上拿出了四只茶杯。這是她最近解任務時得到的獎勵——只要輕拍一下就會隨機涌出九十九種不同口味茶飲的魔法馬克杯。

    把杯子與茶點水果塔放在桌上后,包含一看到這些東西馬上睡意全消的西莉卡在內,四個人立刻各自喝下口味不同的溫熱液體。

    「話說回來……」

    就在這時,莉茲貝特彷佛想起什么事情般開口說道:

    「——亞絲娜,你聽說過『絕劍』的事了嗎?」

    「差不多去年底今年初的時候開始出現謠言……大概是一個禮拜前左右吧?」

    說著,莉茲貝特便恍然大悟地點頭并看著亞絲娜。

    「對了,亞絲娜當然不可能知道。你年底一直待在京都對吧。」

    「真是的,在這里時別讓我想起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嘛。」

    亞絲娜繃著一張臉,而莉茲則是張開嘴巴哈哈大笑起來。

    「哎呀~有錢人家的大小姐還真是辛苦啊。」

    「真的很累人耶。一整天都得穿和服正坐著跟人打招呼,連晚上想偷偷潛行也因為入住的別館到了這年頭還沒有無線網路而無法如愿。害我特地帶去的AmuSphere完全派不上用場。」

    少女抱怨完后嘆了口氣,接著大口把茶喝完。

    亞絲娜/明日奈去年底在半強迫的情形下,與雙親及哥哥一起回到京都的結城本家,也就是父親的老家去。在明日奈長達兩年的「住院」期間里,所有親戚都相當擔心她,因此當她聽見雙親要自己去那兒向大家道謝時,也就沒辦法推辭了。

    在孩提時代,明日奈一直覺得在老家過年是相當理所當然的事,而她也很期待能和同年紀的堂兄弟姊妹們見面。

    但是到了上國中的年紀,明日奈逐漸覺得這項例行公事讓人有種窒息感。

    結城家族從兩百多年前就在京都經營兌幣所,即使經過維新與戰爭的動亂,也依然努力生存下來,目前經營著在關西一帶設有分行的地方銀行。明日奈的父親結城彰三之所以能靠一己之力讓「RECT」成長為綜合電子儀器制造商,其實也是靠著老家豐厚的資金幫忙才能成功。光是整個家族里面,就不知道出了多少個老板與政府官員了呢。

    而堂兄弟姊妹們,也個個像明日奈以及她哥哥一樣是「明星學校」的「模范生」,在宴席上頭,坐在乖巧孩子身邊的家長們便會互相說著自己的孩子又在什么大會里得獎了,或者是在全國模擬考里得到第幾名等話題。表面上看起來相當平穩,但說穿了也只是不斷地應酬而已。籠罩在自己周圍的空氣實在令人難受,因此對于亞絲娜來說,回老家過年不過是重新為小孩子們決定排名的作業流程罷了。

    二〇二二年十一月,國中三年級的明日奈被囚禁在SAO里;二〇二五年一月,也就是正好一年前她被桐人救了出來。所以,這是她睽違了四年之后才又回到老家與親戚們見面。在本家那京都風格茶室建筑的廣大房屋里,明日奈被迫穿上和服,像個接客NPC般不斷對著包括祖父母在內的眾多親戚打招呼。

    即使如此,能和久違的堂兄弟姊妹們見面,依然很令人高興。只不過,明日奈還是在他們替自己平安回來感到高興的眼神里,發現一些令人不舒服的感情。

    大家對她露出憐憫的眼神。他們都同情并可憐明日奈,這么快就由這場打從一出生就持續到現在的比賽里落敗。這絕對不是明日奈的多慮。從孩提時代起就懂得察言觀色的她,馬上就能夠了解到這一點。

    當然,現在的明日奈與以前的自己已經完全不同了。那個世界以及一名少年,讓明日奈浴火重生。因此,堂兄弟姊妹們以及眾多叔伯父母們的憐憫,也不過是陣輕拂過她內心表面的微風而已。自己是名不折不扣的「劍士」,是個靠自己力量戰斗的人;就算那個世界已經消失,這個信念依然支撐著明日奈的心靈。

    但是,堂兄弟姊妹們應該無法理解這種價值觀,他們只會認為這是VRMMO在明日奈身上殘留的遺毒吧。在本家過年的這段期間里,看起來一直不怎么高興的母親想必也這么認為。

    考上好大學然后到大公司上班——明日奈已經完全沒有這種強迫觀念。她喜歡目前就讀的學校,也決定利用剩下來的一年在這里慢慢找出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當然,她的最終目標是在現實世界里也與小自己一歲的男孩子共組家庭。

    ——明日奈一邊這么想著,一邊不斷巧妙閃躲過親戚們的各種詢問。但最令她受不了的,還是在回東京前那天晚上,和一個大自己兩歲、算是遠房親戚的大學生單獨待在本館深處的房間里這件事。

    這名不知道是本家銀行董事還是什么要人之子的男性,只是不停地說著自己念的科系、將來決定做什么工作、在銀行里將擔任什么樣的職位以及如何才能出人頭地等等,而明日奈也只能不斷露出笑容表現出相當佩服的模樣。而讓她覺得不舒服的地方,就在于周圍眾人一直想裝得不是故意要讓他們兩人獨處,反而表現出大人們心機算盡的明顯企圖……

    「喂,亞絲娜,你有沒有在聽啊?」

    莉茲貝特用桌子下的腳尖戳了一下亞絲娜,她這才從回憶當中醒了過來。

    「啊,抱、抱歉。剛剛想起一些讓人不愉快的事情。」

    「什么事?難道你在京都被迫跟人相親?」

    「…………」

    「……你的笑容怎么像在抽筋一樣……難道說……」

    「沒事沒事,你別胡思亂想!」

    亞絲娜用力搖了搖頭。她用手指輕敲了一下空馬克杯的邊緣之后,一口氣將涌出的可疑紫色液體灌進喉嚨里。接著水精靈少女恢復原本的表情,強行將話題拉了回來。

    「那么……你說很強的那個人……是專門PK的嗎?」

    「不是,那個人只接受決斗。24層的主要街道區稍微北邊一點,不是有個長了棵大樹的觀光小島嗎?那名玩家每天下午三點會出現在樹下,跟每個希望一決勝負的玩家對戰。」

    「這樣啊……那個人有參加過大會嗎?」

    「沒有,似乎是個新面孔喔。不過那人的能力值相當高,可能是從其他游戲轉移過來的吧。一開始對方是在『MMOtomorrow』的留言板上刊登征求挑戰者的訊息。結果大約有三十個家伙決定要給這個大言不慚的ALO新手一點顏色瞧瞧而跑去……」

    「都被打敗了?」

    「全部都被對方輕松干掉了。沒有任何挑戰者能削減那人三成的HP,由這一點就可以知道那個玩家有多厲害了。」

    「實在有點難以置信……」

    嘴里嚼著水果塔的西莉卡也插嘴:

    「我光是要習慣空中戰就花了半年左右呢。可是,那個人才剛轉移過來居然就能做出那種飛行動作!」

    所謂的「轉移」,就是包含ALO在內,所有在「The seed」平臺上的VRMM0游戲角色都可以互相移動的系統。雖然移動的角色能在保持差不多「強度」的狀況下轉移到其他游戲里,但金錢與道具卻無法移動,當然游戲直覺等玩家技能幾乎也都得重新培養才行。

    「西莉卡也和那個人對戰過了嗎?」

    亞絲娜一問之下,西莉卡便瞪大了眼睛拚命搖頭。

    「怎么可能!光是在旁邊觀戰,我就知道絕對贏不了。不過莉茲和莉法看了之后還是決定和那人交手。真是充滿挑戰精神耶。」

    「吵死了。」

    「凡事都要經驗啊。」

    亞絲娜笑著聽莉茲和莉法嘟嘴抱怨,同時內心暗暗感到驚訝。

    種族不適合戰斗又以冶鏈技能為優先的莉茲也就算了,但連風精靈里的空戰專家莉法都不是對手,那么該名玩家的實力確實不容小覦。而且對方才剛轉移來ALO,這更是空前奇聞。

    「看樣子真的很厲害。嗯……我也有點興奮起來了。」

    「呵呵,我就知道亞絲娜會這么說。在每月大賽里排行前幾名的,就只剩朔夜和尤金這種領主和將軍等級的玩家還沒挑戰過而已。但依他們的身分也很難參加這種路邊決斗吧。」

    「不過,如果對方真這么厲害的話,現在應該已經沒什么人想挑戰了才對啊?這與一般的大會活動不同,在決斗里死亡會扣不少經驗值對吧?」

    「但實際上并不是這樣。因為賭的東西實在吸引人了。」

    西莉卡再度出聲。

    「咦?難道對方拿出某種稀有道具當成賭注嗎?」

    「不是道具。賭注可是『原創劍技』啊。而且是非常強,屬于必殺技等級的技巧。」

    亞絲娜不由得有種想模仿桐人聳肩然后吹聲口哨的沖動,但最后還是忍耐了下來。

    「OSS嗎……什么系的?幾連擊?」

    「呃……看起來應該是單手劍泛用系的吧。嚇人的是竟然有十一連擊唷。」

    「十一連擊!」

    亞絲娜這次終于反射性地驚叫出聲。

    若提到目前已經消失的舊SAO,就一定無法忽略其最具代表性的游戲系統「劍技」。

    各系統的武器都有不同設定的「技能」,內容除了一擊必殺的單發攻擊之外,還有宛如疾風怒濤的連續攻擊。與普通攻擊不同之處在于,只要做出起手勢,接下來系統便會支援玩家以最快速度完成所有動作。而攻擊當中更會附加華麗的聲光效果,讓玩家有種變身為超級戰士的爽快感。

    當艾恩葛朗特成為改版升級的主軸時,新營運公司也做出了把劍技系統完全轉移過來的大膽決定。

    換言之,新生ALO的戰斗系統將會因此而產生革命性的改變。這當然在舊玩家之間造成了相當大的議論,然而原本反對的玩家一旦嘗試過劍技之后,也全都迷上了那種快感。

    開放劍技之前的ALO里,只有魔法技能才能產生華麗的聲光效果,在射程以及命中率等性能方面也都是魔法占優勢,讓人配點時很難只以物理攻擊為主,劍技出現之后反倒讓魔法與物理攻擊之間取得了平衡。即使改版更新已過了半年,在許多玩家社群網站上依然能看見許多關于「空中機動」十「劍技」這種新戰斗體系的報告與討論。

    但是充滿冒險精神的新營運者們認為,單純只是把前人留下來的遺產搬過來使用,并不是一件好事。

    他們開發并導入的新要素,就是「OriginalSwordSkill」系統了。

    正如名稱所示,這就是所謂的「自創劍技」。它并非所有動作都由系統事先設定的既定劍技,而是由玩家自創動作并且加以登錄的招數。

    這個系統導入之后,許多玩家想要獲得自己專屬的帥氣劍技,在街道或原野都能見到玩家爭先恐后地拿著武器擺架勢。然而——他們立刻有了相當深的挫折感。

    Original Sword Skill,簡稱OSS。它的登錄程序其實相當簡單。

    首先打開視窗,然后移動到OSS標簽之下,接著進入劍技記錄模式并按下開始記錄按鍵。然后就只要隨心所欲地揮動武器,當招數結束后再按下結束記錄按鍵。這樣就完成了。

    但要讓「自己構思的必殺技」被系統認證為劍技,必須克服相當嚴格的條件才能成功。

    像劈砍及突刺這些單發招式的所有變化,幾乎都已被登錄為既有劍技,因此想創出OSS就只能嘗試連續技了。但是,這一連串的動作除了重心移動、攻擊軌道之外,連其他各種細節都不能有任何問題,而且整體速度還得跟完成版的劍技差不多才行。

    也就是說,游戲對玩家提出了「在沒有系統輔助的情況下,展現出得有系統輔助才能使出的連續技」這種可以說十分矛盾的嚴苛條件。

    而突破這道難關的唯一方法,就是不厭其煩地反覆練習,直到腦神經突觸能夠完全記住這一連串的動作為止。

    絕大部分玩家都無法忍受這極為單調的作業,很快便放棄了「自創必殺技」的夢想。即使如此,一部分非常努力的玩家還是成功地開發·登錄了OSS,也因此得到了像古代劍術門派開山祖師般的榮譽。實際上,也真的有人建立起冠有「〇〇流」名號的公會,并在街上開設道場。

    而這些人之所以能這么做,都是因為附加在OSS系統當中的「劍技傳承」系統的緣故。成功登錄OSS的玩家本人,能夠制造出該劍技的「秘笈」并且傳授給其他玩家。

    由于OSS不論是對玩家還是對怪物都能夠發揮出絕大效果,所以有許多人想要獲得秘笈。目前要得到強力技巧的傳承,就必須付出一筆高額的費用,超過五連擊的「必殺技」秘笈逐漸成為ALO世界最高價的道具。現在所有OSS里威力最為強大的,就是火精靈將軍尤金所創造出來的「火山噴射」八連擊,而不缺錢的他當然不會把這個絕招傳授給任何人。雖然亞絲娜也辛苦了好幾個月的時間而成功登錄了五連擊劍技,但之后就因為氣力放盡而提不起勁繼續想新招了。

    這時,神秘的劍術高手「絕劍」就帶著超乎想像的十一連擊劍技登場了。

    「嗯,既然如此,也難怪會有這么多挑戰者出現了。大家都實際看過十一連擊的劍技了嗎?」

    聽見亞絲娜的問題之后,三個人同時搖了搖頭。最后由莉茲貝特代表開口說:

    「沒有唷,好像只有開始路邊決斗當天曾經演練給眾人看過而已,之后就沒在實戰里出現過了。或許應該說……還沒有人能逼絕劍使出那招OSS吧。」

    「連莉法也沒辦法嗎?」

    當事人莉法只能沮喪地垂下肩膀。

    「原本雙方在剩下六成HP時還算是不分上下……但最后對方還是只用一般劍技就把我干掉了。」

    「這樣啊……話說回來,還沒問到最重要的消息。對方的種族和武裝究竟是?」

    「啊,那個人是黑暗精靈族。武器雖然是單手直劍,但幾乎就跟亞絲娜的細劍一樣細。總之呢——動作真的很快,就連普通攻擊也跟劍技的速度差不多……肉眼幾乎跟不上。我還是第一次遇見這種人,打擊好大。」

    「速度型的嗎……如果連莉法都看不見,那我應該也沒機會獲勝了……啊!」

    說到這里,亞絲娜才彷佛想起某件重要的事情般說道:

    「要說到出招的速度,不是有個動作快得跟犯規一樣的人在那里睡覺嗎?桐人應該也對這種事很有興趣吧?」

    她一說完,莉茲貝特、西莉卡、莉法便面面相覷,然后所有人忽然一起笑了出來。

    「——怎、怎么了?」

    面對驚訝不已的亞絲娜,嘻嘻笑的莉法說出沖擊性的事實:

    「呵呵呵——哥哥已經和那個人交手過羅。而且還很漂亮地輸掉了。」

    「輸……」

    輸掉了。那個桐人竟然……

    亞絲娜只能張大嘴巴,整個人在那里愣上了好幾秒鐘。

    身為劍士的桐人,對亞絲娜來說可謂「絕對強者」的代名詞。就亞絲娜所知,在SAO及ALO兩個世界里,一對一單挑曾經贏過桐人的,就只有血盟騎士團團長西茲克利夫一個人,而身為系統管理員的他還是因為得到系統的優勢輔助才能夠獲勝。

    雖然亞斯娜沒跟莉茲貝特等人提過,但其實在SAO時期,她也曾經認真地拔劍和桐人交手過一次。

    當時他們倆才剛認識,身為KOB副團長的亞絲娜還在指揮最前線攻略。

    以KOB為首,將攻略速度擺在第一位的那些公會,與桐人等幾名獨行玩家在某一層的強力魔王怪物攻略方針上有了意見分歧。由于雙方都堅持己見而找不出妥協點,最后就由雙方派出代表單挑來決定該聽哪一邊的意見。

    盡管亞絲娜當時內心已經對桐人有些興趣,但還是不斷告訴自己必須消除這種感情。因為她覺得個人感情會對完全攻略游戲這個首要目標產生阻礙。

    亞絲娜認為,這次決斗是個擊碎自己軟弱內心的好機會。先打倒桐人,接著有效率地打倒魔王,可以藉此讓自己取回一顆冷酷無情的心。

    但她并不知道,這名劍士乍看之下雖然不怎么可靠,實力卻深不可測。

    那確實是一場名副其實的激戰。當他們交鋒時,亞絲娜腦里的所有雜念全數消失,身體充滿著能與這名杰出劍士對戰所感到的喜悅。這場比試就像是腦神經脈沖波直接交流一樣,過去所體驗過的戰斗完全無法與之相提并論。決斗持續了十分鐘左右,但亞絲娜根本沒意識到時間的流逝。

    最后亞絲娜敗北了。因為桐人那「從背后拔出子虛烏有的第二把劍并且發動攻擊」的假動作實在太過于逼真,讓她下意識做出反應——雖然之后就知道如此逼真的理由——結果桐人便抓住這個空隙給予她漂亮的一擊。

    結果,這次單挑體驗反而加深了亞絲娜對桐人的好感,同時桐人那收放自如的劍技也在她心中留下了不可抹滅的印象。

    ——最強的劍士。即使SAO時代的「黑色劍士」已經消滅,這個觀念依舊根深蒂固地殘留在她心里。

    所以亞絲娜在聽見桐人敗給「絕劍」之后,才會感受到那種伴隨著戰栗的巨大沖擊。

    她將目光由左手邊的莉法移向面前的莉茲貝特,壓低了聲音問:

    「桐人他……是認真的嗎?」

    「嗯~~」

    莉茲貝特將雙手環抱在胸前,露出一副難以判斷的表情。

    「老實說,那種次元的戰斗,憑我的程度已經無法判斷桐人究竟有沒有認真了……嗯……不過他沒有使用二刀流,在某種程度上應該不算盡全力吧。而且……」

    莉茲貝特說到這里就停了下來,并以那對映照著暖爐火焰的紅色瞳孔看向睡著的桐人。然后她嘴角浮現出平穩的微笑。

    「我是這么想啦。在正常的游戲里面,桐人應該再也不會盡全力作戰了吧。反過來說,只有在游戲失去玩樂性質時,或者虛擬世界變成真實世界時,他才會認真……所以呢,最好還是別再出現非得讓這家伙認真作戰不可的狀況了。何況他本來就是那種容易碰上麻煩的人。」

    「…………」

    亞絲娜凝視了那個黑發劍士的睡臉好一陣子,然后才點頭同意莉茲貝特的看法。

    「嗯……說的也是。」

    她左右兩邊的莉法與西莉卡也各自露出感慨萬千的表情,跟著輕輕點了點頭。

    一會兒后,桐人現實世界里的妹妹莉法打破了沉默。

    「——但是,我覺得……哥哥他應該是認真的才對。至少他完全沒有放水。而且……」

    「……而且什么?」

    「我不是很確定,不過在分出勝負之前、兩把劍劍身互抵僵持不下時,哥哥好像對絕劍說了些什么……接著他們兩個立刻分開,而哥哥也因為無法躲過對手的突剌而落敗了……」

    「原來如此……不知道他們說些什么?」

    「我問了哥哥也不告訴我啊。但我總覺得……一定有什么內情才對。」

    「這樣啊。看來就算我去問,他也不會說吧。」

    亞絲娜往下瞄了一下自己的手,接著低聲說:

    「……看樣子,只能直接問那位絕劍了。」

    聽她這么說,莉茲貝特便揚起眉毛問:

    「你真的要去挑戰?」

    「我是不認為自己會獲勝啦……但那位絕劍除了在路邊與人單挑之外,應該還有什么目的才會跑到ALO來才對。」

    「嗯,我也有這種感覺。不過,想必得要跟桐人一樣來場精采的比賽,才有機會知道對方的目的。那你打算用哪個角色去挑戰?」

    莉茲貝特的問題,讓亞絲娜稍微考慮了一下。除了將舊SAO角色檔案轉移過來的水精靈族細劍士「亞絲娜」之外,她還新創了個帳號,培養出一名叫做「艾莉佳」的風精靈族角色。至于創造新角色的理由其實非常簡單,就只是因為偶爾會想變成別的模樣而已。

    艾莉佳的能力構成是以短劍技為主,擅長近身肉搏,所以在單挑時會比有一半是補師的亞絲娜占優勢。但亞絲娜只是聳了聳肩,接著馬上回答:

    「還是用習慣的這個角色吧。如果對方是速度型,那么應該會由每秒破壞力的高低來決定最后勝負。你們會陪我去吧?」

    她環視了一下眾人,三名好友當然都用力點頭。西莉卡搖著從椅背上伸出來的尾巴說:

    「那還用說!這種精采的比賽我怎么可能會錯過!」

    「我可不敢保證會是場精采的比賽……那就這么決定了。對方下午三點會在第24層的小島上出現對吧?那我們兩點半在這里集合。」

    她拍了一下手,叫出視窗來確認現實世界的時間。

    「糟糕,已經六點了。快來不及吃晚飯了。」

    「那我們今天就先到這里吧?」

    莉法對自己眼前的視窗按下儲存后,便迅速收拾東西。當其他三個人也跟著這么做時,這名風精靈劍士便躡手躡腳地走到搖椅旁,然后忽然抓住椅背用力晃動起來。

    「哥哥,快起來!我們要回去羅!」

    亞絲娜看著他們的模樣并露出微笑,但又忽然像想起什么事一般把臉靠近莉茲貝特。

    「莉茲……」

    「什么事?」

    「剛才你說絕劍是轉移過來的玩家對吧……既然劍術那么高超,那有沒有可能……絕劍原本也是SAO的玩家呢?」

    她小聲問完后,莉茲也露出認真的表情點點頭。

    「嗯。我也懷疑過這種可能性。在桐人和絕劍戰斗完之后,我也詢問過他的意見……」

    「桐人他怎么說……?」

    「他說『絕劍不可能是SAO的玩家。因為……』」

    「…………」

    「『如果絕劍在那個世界里,獲得「二刀流」技能的就會是那個人,而不是我。』」  
上一章   章節目錄    下一章

   GGO首頁 返回頂部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章節錯誤 論壇快訊 論壇報道 最近更新

 

重要聲明:小說“刀劍神域”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神湊輕小說文庫首頁,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pmfhqt.live
Copyright © 2008-2014 神湊輕小說文庫 All rights reserved.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qq大众麻将下载 在职mba报考条件 贵州快3基本走势图 腾讯qq分分彩官网 哈灵杭州麻将官网 3分pk10的计划 股票涨跌怎么算收益 打麻将赢红包的app 手机网赚平台 喜迎棋牌游戏官网 广西快乐10分走势 河北体彩排列五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