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湊輕小說文庫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收藏本書 GGO論壇 求書頻道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刀劍神域 第六卷 幽靈子彈 賽事冠軍 第十一章

    「幾乎都沒拍到哥哥呢——」

    莉法邊說邊搖晃著那帶著淡綠的金色馬尾,而一旁的西莉卡則動了動由淺棕色頭發中伸出來的貓耳回應她。

    「真的很讓人意外呢……我還以為桐人哥他鐵定一開始就會大展身手了呢。」

    「不不不,你別看他那個樣子,其實那家伙還是很會算計的。說不定他打算躲在什么地方,等參賽者減少到一定程度后才出來呢!」

    窩在房間角落吧臺里的克萊因這么說道。與莉法、西莉卡一起坐在中央的亞絲娜聽見之后不由得苦笑起來。

    「桐人再怎么樣都不會做出這種事的……應該不會吧。」

    她小聲地這么說道。這時坐在亞絲娜左肩上那只大約有巴掌大小的精靈——也就是亞絲娜與桐人的「女兒」人工智能結衣,拍動那對宛如薄膜般的翅膀說:

    「就是說嘛,爸爸他一定會用連攝影機都拍不下來的速度瞬間閃到敵人身后,然后來個突襲!」

    聽見這種合理的推論后,換成左邊的莉茲貝特笑了起來。

    「啊哈哈,那倒是滿有可能的。而且啊,他在滿是槍械的游戲里還不用槍而使劍呢。」

    瞬間所有人都想象起那種樣子。接著房間里面便充滿了開朗的笑聲,在西莉卡膝蓋上卷成一團的小龍畢娜也動了動耳朵。

    這六個人與一只精靈已經很久沒聚在一起了,而他們目前所在處并非現實世界,而是大家都有加入的VRMMO—RPG「ALfheim Online」里面。游戲內部廣大世界地圖中有棵巨大的「世界樹」聳立著,其上還有一座名為「世界樹城市」的空中都市。而桐人和亞絲娜在城市一角共同租借的房間,便成了他們今天聚會的地點。

    不愧是月費兩千尤魯特的房間,內部相當寬闊。擦得閃閃發亮的木頭地板中央放有寬敞的沙發組,而墻上還設有私人酒柜。架上的無數酒瓶,是在假想世界里也好杯中之物的克萊因從九種精靈族領地以及地底下的幽茲海姆搜集來的。聽說里面還有「除了喝不醉這一點之外,可以說比三十年蘇格蘭威士忌還好喝」的夢幻逸品。當然,未成年的亞絲娜到現在仍然無法了解這些酒的價值就是了。

    房間南面是一整片玻璃墻壁,通常從這里可將世界樹城市的壯麗景象盡收眼底。但是今天他們卻沒辦法欣賞這座都市的夜景。因為也能當成大型屏幕的玻璃墻現在正播放著另一個世界的景象。也就是——網絡電視臺「MMO動向」轉播的「Gun Gale Online」最強者決定戰「第三屆Bullet of Bullets」實況影像。

    今天集會的主要目的,除了幫一聲不吭就跑去參加這場大賽的桐人加油之外,當然也要順便批評—下桐人這種見外的行為。可惜同為伙伴的巨斧戰士艾基爾并不在這里。因為他在現實世界里經營的咖啡廳兼酒吧正是最忙碌的時刻。話雖如此,亞絲娜目前也不是在自家,而是從他的店「Dicey Cafe」二樓登入游戲。這是為了在大會結束之后能夠馬上抓住也在都心某處潛行的桐人,然后好好抱怨一番。

    「但是,桐人這家伙為什么要特別從ALO轉移到那里去參加大賽呢?」

    莉茲貝特手拿著注滿奇妙翡翠色葡萄酒的玻璃杯,以充滿疑惑的口氣說道;左邊的莉法聽見后便朝亞絲娜使了個眼色。目前只有亞絲娜、莉法以及結衣知道桐人是受到ALO的伙伴,水精靈族魔法師「克里斯海特」——其實背后操縱者是總務省假想課官員﹒菊岡誠二郎——的委托才會到GGO去。由莉法眼中看出「交給你了」的意思之后,亞絲娜稍微考慮了—下,才這么回答道:

    「這個啊……好像是因為他接到了什么奇怪的打工。聽說是要調查VRMMO,或者應該說是『The Seed已連結體』的現狀。因為GGO是唯—有『貨幣還原系統』的游戲,所以才會選為調查對象。」

    這段說明與桐人所言一字不差,但亞絲娜并不認為這就是事實的真相。她當然不覺得桐人對自己說謊,只是必定還隱瞞了某些關鍵。前幾天約會完要回家時,桐人向她說明了轉移的理由,而那時亞絲娜便已經從桐人的表情、聲音與態度里察覺出事有蹊蹺了。

    只是她當時告訴自己別多問。因為一定有某種理由令桐人無法全盤托出。而亞絲娜也深信那絕對不會是背叛她信任的理由。

    所以亞絲娜僅僅說了聲「加油啰」便送桐人離開,現在只能和一些志同道合的好友,待在遙遠的另一個世界里觀看實況轉播——

    但她不能否認,這幾天自己心里總感到莫名的不安。

    那并非她不信任桐人,而是一種相當模糊的預感。一種有事情要發生,不,應該說正在發生的感覺。就類似過去在艾恩葛朗特迷宮區里,被大批怪物由索敵范圍外逐漸包圍時那種無形的不安——

    亞絲娜的聲音及臉色應該沒有顯露出自己的擔心才對,但身為好友的莉茲貝特可能已經靠第六感察覺出事情有點不對勁了吧,只見她用曖昧的表情點了點頭說:

    「這樣啊……打工是吧。那個任何游戲都能立刻上手的家伙的確滿適合這種打工……」

    「但是也不用忽然參加PVP大賽吧?如果只是調查工作,應該要在街頭和其他玩家談話才對吧?」

    聽見待在墻邊的克萊因這么發問,包含亞絲娜與莉法在內的四人也全都感到不解。一會兒后西莉卡才吞吞吐吐地說:

    「會不會是……打算拿下大會優勝來迅速賺取大量金錢,然后實際試驗一下貨幣還原系統?我曾聽說能還原的最低金額門坎相當高……」

    聽見這段話,亞絲娜肩上的結衣立刻補充道:

    「官方網站上雖然沒有記載匯率,但根據網絡上的消息,最低還原額度是GGO游戲內貨幣十萬點,兌換日圓的匯率是一百比一,所以能換成一千圓。營運公司似乎會將加值過的電子貨幣密碼寄到玩家登錄的電子郵件信箱里。這次大賽的優勝獎金是三百萬點,全部還原的話就是三萬圓。」

    雖然結衣很輕松便將話說完,但這可是她剛才即刻搜尋龐大的網絡數據并匯整出來的結果。她搜尋的速度以及過濾情報的準確度,可是任何「搜尋專家」都望塵莫及的。也難怪桐人經常拜托她幫忙寫回家作業的報告了,其實就連亞絲娜她們偶而也會這么做呢。

    「謝謝你,結衣。」

    用指尖摸了摸小精靈的頭之后,亞絲娜邊思考邊說:

    「看來貨幣還原系統也不是多復雜的東西呢……我們也常將電子貨幣密碼化后以電子郵件傳送給對方。所以桐人應該不用實際到現場去調查才對吧……」

    「也有可能是被三萬元獎金給騙去的。」

    聽見克萊因這種露骨的吐槽后,所有人都露出苦笑。莉茲貝特馬上回了他一句「桐人才不會跟你一樣哩」,然后又正色繼續說道:

    「但是,就大混戰形式的PVP大賽來說,通常是不可能靠躲在某處這種手段打進前幾名的吧。我記得ALO里也有這種大賽,如果一直躲在同一個地方,幾分鐘之后就會自動施放搜敵魔法讓人無所遁形對吧?」

    「……而且,老實說以哥哥的個性應該不會做這種事才對。要是那個人聽見別人戰斗的聲音,絕不可能還有辦法耐著性子躲在某個地方不動。」

    不愧是長年與桐人一起生活的莉法,說出來的話確實有說服力。大家都覺得桐人確實是這樣子的人。

    當她們談話時,在現實世界應該足足有三百英吋的巨大屏幕里,依然閃過許多實況轉播影像。由于是槍戰游戲,所以通常是由跟在某位玩家背后的攝影機進行轉播。當攝影機跟著玩家時,鏡頭下方便會出現該玩家的名字,然而分為十六等分的畫面里就是沒有「Kirito」的名字。攝影機原則上只會拍攝戰斗者的身影,可知大會開始已經過了三十分鐘的現在,桐人依然一次都沒有戰斗過。

    難道是剛從劍與魔法的世界轉換到不熟悉的槍械世界里,所以變得較為謹慎了嗎?但是亞絲娜所知道的桐人,是個不論在什么情況下都會正面接受挑戰的人。正如莉法所說,難得參加這種大規模的比賽,實在難以想象他會在三十分鐘里都躲著不跟其他參賽者碰面。若是一開始便沖去與最有希望奪冠的玩家大戰,然后漂亮地被干掉——這倒比較符合他的個性,但顯現在屏幕右端的參賽者一覽表中,里頭的桐人狀態確實是「ALIVE」。

    「…………也就是說,還有比在大賽里活躍更加重要的目的嗎……?」

    當亞絲娜低語的同時,十六等分畫面中央附近的戰斗正迎向最高潮。

    主視點玩家的名字是「戴因」。他在帶著紅銹的鐵橋尾端架起機關槍,拼命地射擊。但是穿著藍白服裝的對手先以貓妖族般的輕巧身手橫跳到橋上,然后再度朝他逼近。最后對方手里那好萊塢電影當中罪犯常使用的大型槍械不斷開火,一下子就干掉了戴因。

    這時莉茲貝特似乎也正看著同一個畫面,只聽見她輕輕吹了聲口哨。

    「哇—那個人真厲害。這樣看起來,GGO似乎也滿有趣的嘛。不知道能不能自己制造槍械耶……」

    莉茲貝特延續SAO時代的作風,在ALO里也當了個小矮妖打鐵匠。這話聽起來很有她的特色,令亞絲娜也不由得笑了起來。

    「喂喂,可別連你都轉移到GGO去喔。新艾恩葛朗特還有許多樓層等著攻略呢!」

    「就是啊,莉茲小姐!馬上就要開放二十層樓以上的更新檔了耶!」

    就連莉法對面的西莉卡都出聲阻止,因此莉茲貝特只好舉起雙手表示投降。

    「我知道、我知道了啦。只是在想『不論哪種游戲里都有這種強者呢~』而已嘛。剛才那個藍色家伙,一定是這回比賽優勝的熱門人選……」

    當她說到這里時,同一畫面里的「藍色家伙」竟然啪一聲倒了下去。

    鏡頭主視點立刻轉換成倒在地上的藍色玩家。下面還顯示出「Pale Rider」這個名字。

    他雖然倒地,但好像還沒一命嗚呼。此時開始有一些微小的火花以他右肩的彈痕為中心到處爬著,看起來就像在封鎖玩家的行動一樣。

    「簡直就像風魔法的『封雷網』一樣……」

    聽見風精靈族魔法戰士莉法的評語后,火精靈族的刀使克萊因立刻搖著他那用低俗圖案頭巾豎起來的紅頭發并開口說:

    「我最討厭那玩意兒了。再怎么說追蹤性能也太好了一點吧!」

    「你應該討厭所有的弱化魔法吧!稍微提升一下抗魔法技能嘛!」

    「哼,誰理你啊。像我這種武士才不會選擇有『魔』字的技能呢,打死我也不選!」

    「我說啊,很久以前RPG里的武士可都是會使用黑魔法的戰士唷!」

    爭吵的克萊因與莉茲貝特令亞絲娜露出苦笑,她伸出右手對準那個值得注意的畫面,然后以兩根手指將它拉開。橫躺在地上的Pale Rider一口氣變大,同時將其他中繼畫面推到四周去。

    從他突然被麻痹到現在已經過了十秒鐘以上,但鏡頭里依然沒有其他人出現。能見到的只有暗茶色的大地和鐵橋,以及流經下方的大河與遙遠彼方因沙塵而模糊的森林——

    啪嚓!

    這忽然響起的聲音,讓五個人的身體同時因為驚嚇而抖了一下。這時有片黑布由畫面左端入鏡。攝影機開始逐漸向后拉,新登場的人物終于整個出現在大屏幕上面。

    「……幽靈……?」

    以沙啞聲音呢喃的究竟是莉茲貝特還是西莉卡——又或者是亞絲娜自己呢?

    那是件隨風飄蕩的破爛暗灰色斗篷。頭套內側完全被陰影遮住而看不清楚。只能看見深處有兩顆鬼火般的紅色眼睛。這模樣與過去在艾恩葛朗特里讓眾人吃盡苦頭的幽靈系怪物實在太過相像了。

    亞絲娜眨了一下眼,接著再度看向畫面。當然,站在那里的不是幽靈,而是一名參加大賽的玩家。從斗篷下擺可以清楚見到他的兩條腿,而且那人右肩還掛著一把大型黑色獵槍。這個破爛斗篷,應該就是用電流讓Pale Rider無法動彈的人吧。ALO里也有許多由遠距離發射捕縛系魔法封住敵人行動,然后才接近以物理攻擊解決對方的魔法戰士,這在游戲里可以說是相當熱門的能力構成。

    破爛斗篷就像要證實亞絲娜的想法般將右手伸進懷中,接著拿出了一把黑色手槍。只不過,如果那就是他給予敵人傷害的主要武器,又有點………該怎么說呢……

    「……太寒酸了吧?」

    房間角落的克萊因似乎也有同樣看法,因此出聲質疑。他摩擦著滿是胡渣的下巴說:

    「再怎么看都是肩膀上的狙擊槍攻擊力比較高。用那把槍解決對方不就得了……」

    「會不會是子彈很貴?ALO里不也是這樣嗎,要施放大魔法就得使用一堆觸媒。」

    當眾人考慮起莉法所說的話時,破斗篷扳起黑色手槍后方的擊錘,將槍口對準仍然倒在地上的Pale Rider。

    但是,他仿佛故意要吊對戰者——或者是觀眾的胃口一般,到現在還沒扣下扳機,反而舉起左手做出讓人意想不到的舉動。只見他以食指和中指指尖依序碰了碰額頭、胸口、左肩以及右肩。

    這個瞬間——

    亞絲娜感覺腦袋深處產生了小小的抽搐。

    這不是什么特別的手勢。就只是一般所謂的「十字圣號」而已。除了在西洋電影里常可見到之外,在VRMMO里也有許多職業是回復系術師的玩家為了施放法術而經常做出這種動作。當然真正的基督教徒看見可能會感到不愉快吧,不過亞絲娜既不是基督徒,剛才的感覺應該也不是憤怒或不悅。真要說起來——感覺就像是手指不小心將不該打開的結給解開了一樣……

    不知不覺間緊繃身體、瞪大了眼睛的亞絲娜,只是看著畫面上的破斗篷劃完十字然后將左手放在手槍握把旁邊。他右腳退后半步,側著身子準備對Pale Rider扣下扳機——

    「啊……?」

    突然所有人嘴里都發出驚訝的聲音。

    破斗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忽然將身體整個向后仰。

    但零點一秒后亞絲娜等人馬上就知道為何要這么做了。鏡頭之外飛來一顆巨大的橘色光彈,它在掠過張開的斗篷后,穿越之前原本是該角色心臟的位置,再度往畫面外飛去。

    應該是有人從遠方狙擊那個破爛斗篷吧。而且,亞絲娜看見那顆子彈似乎是從破斗篷左后方飛來的。他竟然能以漂亮的動作躲開那種角度與速度的攻擊,就算游戲世界不同,亞絲娜也知道這實在是非常了不起的技術。

    破斗篷躲過突然來襲的子彈后,以毫無生氣的動作將上半身拉回來,接著又往左后方瞄了一眼。破斗篷在頭套深處的臉雖然處于陰影下而看不見,但亞絲娜還是感覺到他露出了輕視的笑容。

    這時亞絲娜腦袋深處又有了刺痡感。

    ——怎么了?這種感覺究竟是怎么回事?這是……記憶嗎?但那怎么可能……我從沒有去過GGO世界,甚至沒有看過它的游戲畫面啊……

    破斗篷像是要射穿亞絲娜的疑惑般再度舉起了手槍。

    這次他終于輕松地對因為麻痹而倒地的玩家扣下扳機。

    干燥的槍聲響起。黃銅色的空彈殼飛出并掉落在他腳邊的荒蕪大地上。

    發射的子彈命中躺在地上的Pale Rider胸口正中央,在他身上產生了細微的火花。但這看起來并不是能一擊將HP削減完畢的強力攻擊。

    一秒鐘之后,Pale Rider便親自證明了亞絲娜沒有看錯。好不容易由麻痹當中恢復過來的角色迅速起身,直接將右手里的大型槍械抵上破斗篷胸口。

    「嗚哇,大逆轉……」

    亞絲娜也預測即將會出現如莉茲貝特所說的景象。

    但是……

    別說槍聲或是火光了,就連扣下扳機的聲音也沒發出來。反而是Pale Rider手里的槍滑落到腳邊。

    接下來槍械持有人便慢慢向右邊倒去——最后整個人再度倒在地上。

    頭盔所附的銀灰色護甲之下,可以見到Pale Rider瘦削的鼻梁與緊閉的嘴唇。他的嘴唇開始發抖,忽然張大了嘴巴。接著從他喉嚨深處迸發出無聲的激烈感情。亞絲娜直覺那是來自于操縱這個角色的玩家本身最真實的驚愕與恐懼。

    「怎……怎么了…………?」

    當以手掩嘴的莉法這么說時,更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橫躺在地上的Pale Rider全身就像按下暫停鈕般凍結,然后便被白噪聲的特效光包圍并消失了。

    特效光在本體消失后依然殘留于空中,最后更凝結成一串文字的形狀。但代表網絡斷線的立體文字接著就被一只暗沉的黑色靴子給踩亂了。原來是破斗篷將左手收回斗篷里之后便往前踏了一步。

    看來他也知道實況轉播的鏡頭在什么地方,只見他直接將右手上的手槍對準屏幕。這讓亞絲娜有種GGO與ALO世界的隔閡——不,應該說假想與現實世界的境界已打破、自己真實的肉體正被槍口所對準的感覺,令她背部感到一陣寒意。

    頭套深處的黑暗里,那對發出紅色光芒的眼睛閃爍了一下。同一時間,也有機械般斷斷續續的聲音由畫面里傳出來。

    「……我和這把槍的真正名字是『死槍』,……『Death gun』!」

    那無機質聲音里,包含著扭曲的劇烈感情,當亞絲娜一聽見那道聲音,記憶深處便產生了一道最大的裂縫。

    這除了讓她無法呼吸之外,心跳也急遽加速。原本她的視線是朝著屏幕中央破斗篷那看不見的臉,唄現在只能逐漸低下顗去。這是聲音再度響起:

    「總有一天、我也會、出現在你們這些家伙、面前。然后、用這把槍、帶給你們真正的死亡。我就是有、這種、力量。」

    黑色手槍發出小小的聲響。如果他現在扣下扳機,子彈仿佛真的會沖破假想屏幕筆直飛來,這讓亞絲娜不由得擺出警戒姿態。破斗篷就像看穿她的恐懼般,由頭套深處發出微笑的氣息。接著再一次發聲——

    「別忘了。一切、都還沒結束。什么、都還沒、結束——It-s showtime——」

    聽見那結結巴巴英文的瞬問,亞絲娜頓時有了最后且最大的沖擊。

    ——我認識那個家伙。

    不會錯的。我曾在某處見過他。還和他說過話。但那是在哪里呢……

    不對,其實我已經知道答案了。就是在那座浮游城……艾恩葛朗特里面。并不是目前浮在ALO空中的安全復制品,而是我曾度過兩年時光的真實異世界。「Sword Art Online」還沒有結束。那家伙所說的話里面,省略了這款游戲的名字。

    ——是誰?操縱破斗篷的究竟是那個世界里的哪個玩家……?

    亞絲娜雖然一臉茫然,但還是以超高速思考著,當右后方突然傳來一道硬物落地的聲音時,她差點就跳到沙發上面去。

    一回過頭,才發現是坐在吧臺板凳上的克萊因不小心將右手中的水晶平底杯摔到地上。而杯子掉在地板上發出聲音后,變成了多邊形碎片而逐漸消失。但他完全不在意手里昂貴的訂做道具已經損毀,只是瞪大了頭巾下的雙眼。

    「喂,你在做什么……」

    克萊因低沉且沙啞的聲音阻止了莉茲貝特繼續抱怨。

    「不……不會吧……那家伙……難道是……」

    一聽到這里,亞絲娜這次真的從沙發上跳了起來。她一轉頭便對著克萊因大叫:

    「克萊因,你認識他嗎?那家伙究竟是誰?」

    「沒、沒有啦……我想不起他以前的名字了……不過……我可以肯定……」

    這名刀使以帶著深刻恐懼的眼神看著亞絲娜,接著開口說:

    「那家伙是……『微笑棺木』的成員。」

    「…………!」

    這下不只是亞絲娜,連莉茲貝特與西莉卡都倒抽了一口氣。「微笑棺木」連她們兩個生活在中層的女孩,都對這個在艾恩葛朗特犯下許多兇行的殘忍殺人公會印象深刻。

    亞絲娜下意識地將手放在她們肩上,接著畏畏縮縮地對克萊因問:

    「難……難道……是那群家伙的首領,那個用菜刀的……?」

    「不……『PoH』那家伙。他們兩個人的說話方式完全不同。可是……剛才那句『It-s showtime.』正是PoH最愛說的臺詞。這家伙應該是他身邊的高層干部……」

    克萊因像呻吟般說完后,再度看了一下屏幕。而亞絲娜和其他三個人也隨他看了過去。

    在正面的擴大屏幕里,破斗篷已經收起黑色手槍,開始朝遠方走去。他以那種幽靈般的滑行動作靠近鏡頭深處的鐵橋。但是他并未直接過橋,而是繞往橋柱外圍下到河岸邊去了。在紅色夕陽所造成的強烈明暗對比下,暗灰色斗篷立刻融入鐵橋陰影里消失無蹤。

    此時莉法微弱的聲音打破籠罩室內的沉重氣氛。

    「那個……『微笑棺木』是……?」

    「這個嘛……」

    坐在旁邊的西莉卡,對在場唯一不是SAO玩家的莉法簡略說明了一下那個殺人公會肆虐及消滅的經過。

    莉法聽完之后一間咬緊嘴唇,然后以翡翠色眼珠筆直看著亞絲娜說:

    「亞絲娜姐姐,我想,哥哥他一定知道GGO里面有剛才那個人在。」

    「咦……?」

    「昨天夜里他很晚才回來,而且一到家我就覺得他的樣子很奇怪……難道說……他是為了解決宿怨才到GGO里頭去的……」

    亞絲娜聽見后驚訝地呆立在當場,這次換成莉茲貝特靜靜握住她的手。少女為了讓朋友冷靜下來而用力一握,然后才搖著粉紅色短發提出心里的問題:

    「但是這么一來……那打工又是怎么回事?桐人他不是接受了委托才到GGO里頭調查的嗎?」

    沒錯,正是如此。委托桐人進行這次工作的,應該是總務省假想課的菊岡誠二郎。就算他原本是「SAO事件對策小組」的負責人,應該也不清楚微笑棺木與攻略組之間的關系才對。

    但在這同時,桐人的轉移與破斗篷的存在應該也不只是偶然而已。這里面一定有某種關連在。有某種讓菊岡注意到GGO并請桐人協助調查的原因在。

    亞絲娜用力吸了口氣,回握了一下莉茲貝特的手之后開口說:

    「我先注銷,試著和桐人的委托人聯絡看看。」

    「咦?亞絲娜,你認識那個人嗎?」

    「嗯。其實大家都認識他……我把他叫到這里來好好逼供吧。他一定知道事情的緣由。還有結衣,我注銷的這段時間里,可不可以麻煩你搜尋一下GGO的相關情報,找找看有沒有關于剛才那個破斗篷玩家的數據?」

    「了解了,媽媽!」

    她肩上的黑發精靈飛到桌上,然后就這么閉起眼睛,開始由龐大的網絡洪流里找出需要的情報。

    「……那么,麻煩各位稍等我一下!」

    亞絲娜喊完后,便晃著水藍色長發直接跳過沙發,迅速叫出選單窗口。她再度對所有人點了點頭,隨即按下了注銷鍵。

    七彩光芒立刻包圍亞絲娜的身體,讓她的靈魂由假想世界的樹上飛向遙遠的現實世界。  
上一章   章節目錄    下一章

   GGO首頁 返回頂部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章節錯誤 論壇快訊 論壇報道 最近更新

 

重要聲明:小說“刀劍神域”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神湊輕小說文庫首頁,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pmfhqt.live
Copyright © 2008-2014 神湊輕小說文庫 All rights reserved.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重庆幸运农场官方网 新浪体育排球比分直播 广西11选五5最新开奖 白小姐六肖六码中特 7乐彩开奖号码 nba季后赛首轮 贵州麻将规则 快乐12四川开奖结 3d定胆地铁转电车 辽宁快乐十一选五开 今期开码结果开奖今晚 小说 南宁麻将怎么算翻